忍者ブログ
縛られ、惑わされ、砕ける終焉に消え去ってゆく
已逝<四>

阿波罗望着太阳神殿外的树林,神情恍惚。
一只透明的精灵飞到他面前,扇动着翅膀,虚弱无力。太阳神伸出了一根手指,让精灵停在上面,他轻轻地问:“精灵全部都是一个样子吗?还是说,你就是以前的那一只。”
精灵张了张嘴,发出了无声的叫喊。而这无声的静默,已是它们所能竭尽的全力。何等可悲。
“说的也是,精灵是不可能活这么久的。”阿波罗的手指一震,精灵便腾空飞起,穿过一层一层的树枝,就如同那一天一般,再一次,看不见了。他发出像叹息一样的声音:“你们的生命与神相比,甚至比瞬间还要短暂。对,就像人类……”
“人类的生命虽然短暂,但却可以经历很多的事情。正是因为有死亡的存在,生命才更显得美丽。”从树的另一面,传出暧昧不情的声音。“您说是吗,太阳神,阿波罗大人。”
“这个声音是……”阿波罗突然意识一片空白,然后,慢慢清晰。他空茫的眼神,轻轻摇晃。“你是……”
[我的……卡桑德拉……]
“您还记得我的声音?真是荣幸。”
“记得?原本就是不能忘记的事情,并且也从不曾忘记。”阿波罗的声音听上去很恍惚。他抬起了一只手,伸向那太过宽大的树干,触碰是瞬间停下,然后慢慢地,将整个手掌贴在了上面。修长的手指,扭曲而哀伤。“卡桑德拉……”
“我真的感到非常意外。”
“什么?”
“您能这么冷静,我以为您听到我的声音就会跑过来。是我太高估自己了吗?”
“……我很害怕,如果这只是一场梦我该怎么办。如果触碰后会消失,是不是不伸出手比较好?”阿波罗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你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我记忆中的幻觉?”
“这是真实,也是梦境。”
“真实太过残酷,梦境太过美丽。没有,我可以去的地方。”
“您的归属,只有永恒。”
“我已经,觉得很累了。”阿波罗的手一点一点地垂下来,在树干上留下了看不见的痕迹。他慢慢地说:“以永远为限,背负着太阳神的名字,从被创造出来就无法逃离的孤独与空虚,为什么要作为神存在于这个宇宙之中。我无法理解,这样的命运……”
“那么,我是否应该怨恨赐给我如此命运的您呢?”
“是啊,你应该恨我。”
“我只是,非常憎恨您赐给我的命运。但是我知道,这是逃不开的。”
高大的树木,面对面的两人望不见彼此的面容,是哭泣还是空茫,是悲伤还是绝望。唯有通过空气传入耳中的声音,因为经过了太过遥远的距离,显得模糊而无力。他听见他问自己,
“您是爱我的吗?”
PR
已逝<三>

过了几日,戈莱在这阴暗的空间中,逐渐感到不安。
每一天都不能出房间,只能看着哈迪斯,还有他的仆人查龙,以及一成不变的红茶。那种香气存在于房间的每个角落中,从不曾消失,就如同刻印一般,深而无从找寻。
他觉得这像毒药,而自己逐渐被侵蚀。
今天也是一样。哈迪斯坐在桌旁,茶杯已空。他单手轻托住下巴,眼睛似睁不睁,望不见,一片阴影。
“哈迪斯大人。”戈莱轻声叫道:“您醒着的吗?”
“你为以为我睡了吗?”
“不,我没有……”随着哈迪斯头部的动作,戈莱低下了头,不去望哈迪斯的眼睛。那双如同黑洞的瞳仁,引人沦陷。“非常抱歉。”
“没有需要道歉的事情。”哈迪斯像是笑着在说:“你没有做错什么。”
“……什么时候,我才能回到人间界?”戈莱小心地问道。
“为什么会这么想?”平静而诡异的声音,哈迪斯站了起来,走向坐在床上的戈莱。他用手指抬起戈莱的下巴,那仿佛可以包容一切表情的脸,此刻带些焦虑地望向自己。他继续问:“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会放你回去?”
戈莱睁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要露出恐惧的神情?……不过,这样也好。把你心中所想的一切都表现出来,不要有犹豫,变成我所期望的姿态。”哈迪斯低下头,在戈莱的耳边轻轻说道:“我不会放你回去的。”
不等戈莱做出反应,哈迪斯就将他压倒在床上。金色的长发凌乱地散开,美丽但凄凉。从未被教授过这样的事,也从未经历过,不知道要如何抵抗,只有身体不停颤抖,以及庞大的恐惧,不断蔓延。
哈迪斯丛戈莱的脖子开始吻起,一直向上,他轻易地开启他的牙关,舌头与舌头纠缠在一起。他听见来自自己体内欲望的呐喊,那些黑暗的声音叫嚣着,嘶喊着,接近疯狂。从未有过的感觉,他与查龙交合时,纵使粗暴纵使猛烈,内心却依旧冰冷。而此刻,他所知道的,他所不知道的,都在宣告着,他陷入了不能逃离的地方。
最温柔也是最残忍的束缚。
“哈迪斯……大人……”戈莱的声音类似呻吟,哈迪斯吻着他的时候,他真的觉得快要窒息。“为……什么……”
“为什么?你想知道么,用你的行动告诉我。”哈迪斯将手伸入戈莱的长袍,滑落至肩膀,露出了锁骨。哈迪斯用修长的手指在戈莱的胸膛不停游走。“你可知道,只有你……”
已逝<二>

哈迪斯走出太阳神殿,一瞬间想起了阿波罗那微笑着悲伤的面容,这就是内心虚无的原因也说不定。那么,宙斯也一样吗?
他不想知道。
很快地,他来到地狱门正上方的土地上。这里是与地府只有一线之隔的地方,却异常美丽,盛开着四季不会凋零的花朵,各色的蝴蝶精灵,甚至连天空的蓝都是如此的清澈。这一切对于冥界之主,没有意义。
他抬起了手臂,宽大的衣袖轻轻飘动,突然之间,停住了。纯黑色的瞳仁中慢慢映入了一个身影,由模糊到清晰,一点一点地变大,填满了空荡的双眼。等他发觉到时,他已站在那个少年的身后。
少年看见了地上的影子,站了起来,转身。笑着的神情美丽到脆弱。“中午好。”好听而清澈的声音。他的头发是漂亮的纯金色,直达腰际,笔直但柔软。瞳仁与长袍也是同样的色泽,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近乎耀眼的光芒。
哈迪斯觉得自己的眼睛被灼伤了。
“您没事吧,脸色看起来很苍白。”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哈迪斯觉得心中莫名的慌乱,转移注意力似的说:“是人类吗?”
“不是的,我并不是人类。”少年依然带着笑容。“我是农神得墨忒尔的儿子,我的名字是戈莱。”
“戈莱……代表光明与圣洁……”
“这是父亲大人赐给我的名字,我非常喜欢。”戈莱像是提起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笑容开始发光。“啊,我真是失礼,还未请教您的姓名。”
“我是哈迪斯。”
“哈迪斯大人?”戈莱的神情略有改变,类似于惊喜。“真没想到可以见到您,因为父亲大人告诉我您不会到人间界来。能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
[为什么……]
“我一直想要见您,因为父亲大人的兄弟之中只有您我从来都未见到过。宙斯大人也经常对我提起您,说起您那宛若夜空一般美丽的黑色长发,说您是他们兄弟中最高贵的一位。所以我一直在想象,您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姿态呢?今天终于见到了,但我已找不到词汇去形容您的美丽了。”
[为什么,我可以听见两种相同的声音……]
已逝<一>

[番外·阿波罗——太阳的悲剧]
“阿波罗大人,您在哪里?宴会要迟到了。”
“礼服怎么会变成这样。”
“再不去的话又会被宙斯大人责备了。”
“阿波罗大人!”
太阳神殿中,一片混乱。
众人所寻找的阿波罗此时正坐在殿外一棵异常高大的树上,听着轻轻的风声与鸟的鸣叫声混合在一起,变得空远好听。他抬起头,一只全身透明的精灵坐在树枝上,看不清神情。阿波罗看着它,笑了。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他的笑容上,美丽而寂寞。
“你再不去父亲大人会生气的。”
精灵像听懂了他所说的话,展开小小的翅膀,穿过树枝飞向天空,看不见了。阿波罗闭上眼睛,阳光有些晃眼。
[我是太阳神,却无法直视那刺眼的光线。]
侍女寻找他的声音越发的刺耳,他有些烦闷地睁开眼睛,随即变得无奈。从树上跳了下来,在众人发现他之前,跑出了属于他的庙宇。他从不回头,也无法去回应某种期待。这里的生活并不适合他,他无数次地想逃开,但是,无论怎样逃。
他的自由始终被禁锢。
跑了很久,他进入了一个树林,听了下来。可能是身体体质的原因,他觉得非常燥热。“能下雨就好了。”他不自觉地说道。
08年写完(开坑是06或者07年)的小說,之前也發過,有些錯字想修改的時候發現字符超越上限無法保存(大概是從FC2搬過來時直接導入XML的原因。。吧?
於是就順便把一些略生硬的地方修了一下重發(基本都是H戲),整體沒有太大變化
希臘神話中的女性角色卡桑德拉、戈萊、得墨忒爾在本文中皆為男性(其實現在看來這三個用原本性別寫的話豈不是一對百合一對基還有一對是BG這種完美陣型么,當初還是太年輕啊哎。。

-----

冥王星距离太阳非常遥远,几乎不受太阳的照射,所以温度非常低,据估计表面平均温度低于零下200摄氏度。
希腊神话中,冥王星为哈迪斯所居住的地府。

哈迪斯一点一点地睁开眼睛,一片沉寂,墙壁上的蜡烛闪着黯蓝色的火光,仿佛随时都会熄灭般的微弱。太阳的光芒只照射在美丽而满是幸福的奥林匹斯山,从不属于他。
黑色的帘幕轻轻晃动,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男子。他有着淡灰色的及腰长发,以及同样色泽的双眸,手中端着的盘子中有一只精致的瓷制茶杯,微微冒着热气的红茶的香味逐渐溢满了房间。
男子名为查龙,是主宰这阴暗地府的哈迪斯的唯一的仆人。
“哈迪斯大人,该用茶了。”
没有回答,哈迪斯只是看着查龙,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他用手粗略地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再次转头,叫道:“查龙,过来。”
“是。”查龙的声音略显冷漠,脸上也一直没有表情。他将盘子放在一旁的木桌上,走到哈迪斯的床边。
“查龙啊,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哈迪斯轻轻地问:“为什么我可以知道每个人心中所想的事情,却唯独看不见你的心呢?”
“那是因为……”
“因为?”
“因为我心中所想的,全部是哈迪斯大人您。”查龙在开口的瞬间闭上了眼睛,掩盖了一丝慌张与不安。
“你在敷衍我吗?”
“不敢。”
“作为惩罚……”哈迪斯没有说下去,他知道查龙明白自己想要说什么。随后,他的目光下垂,仿佛陷入悲伤。“你能满足我吗?”
我感到身体中黑色的血液在沸腾。

迅速地冷却。我听见了声音,直接回响在脑中,并不刺耳,却无法消除的声音。

我听见他在说。
我听见她在说。
我听见它在说。

[杀了我吧。]
[用你最喜欢的方式。剖开我的头颅,吸干我的脑髓。挖开我的胸膛,饮尽我的血液。]
[来吧,趁世界恢复光明之前。]

胃中一阵翻滚,回想起通过喉咙时温柔的感触。甜美的,苦涩的。

我又听见了声音,是谁在低声哭泣的声音。

墙角坐着一个小女孩,是她在哭。我走过去,她低着头,看不清容貌。

[在哭的人是你哦,你可知道我有多么羡慕?]

慢慢地抬起头,我看见,雪白的肌肤,红润的嘴唇,小巧的鼻子。以及,空荡的眼眶。

[我没有眼睛,所以无法哭泣。]
[你不是有很多吗?送我一对吧,什么颜色都无所谓,好吗?]

黑色的眼珠,棕色的眼珠,蓝色的眼珠,绿色的眼珠,灰色的眼珠。

被染成血红色的眼珠。。

---------Never To Be Continued---------

沒啥意義的一篇短文(真的很短啊喂
上午看了電影《亂步地獄》,不寫點東西出來的那些陰鬱的感情肯定會積壓好久。。
下午寫到這裡就睡著了,最近不知為何下午總是會困,電腦綜合癥?
吃晚飯的時候一邊想著被切開的屍體和屍體上的蛆,我竟然硬是把飯給咽下去了。。

不想寫下去了,就這樣吧,反正沒什麼意義
標題是西班牙語,意思是殺人者,只是想用點看不懂的東西真的沒什麼意義。。
「我,喜欢那个人……」
               ――邑崎然日記

吵闹的人群,过往的车辆,不停闪烁的信号灯。在这个繁华得有些丑陋的世界中,只有他的存在是黑白而静默的,安静得如同一幅油画。
他好像在笑,漂亮的眼睛里充斥着笑意,嘴角却没有上扬。抬起头,正前方的大屏幕正播放着新闻。
“……下一则新闻。上周发现的被分解的女尸终于查明身份。坂东爱子小姐,22岁,两个月前就职于市内的某某公司。
“被害人的双腿于上周四发现,双手则是上周六,紧接着周日发现了头部与上身。据警方透露,尸体发现地均有人目击到可疑男子的出现,而同一时间被害人同一公司的男职员失踪,与被害人有亲密关系。警方正朝这方面调查……”
呵呵呵……嘴唇的缝隙处泄露出轻轻的笑声,油画开始颤动,翻腾,断裂,涌出黑色的血液。
这样一来,你就会成为我的……只属于我的东西,谁都无法把你夺走。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幸福了。
谁都不知道的,我们的幸福……

「如果没有遇见他的话,我的世界也许是一片黑暗。」
                      ――邑崎然日記

进入高中的那个春天,樱花开得有些惨烈。
他坐在树下,看着如雪一般飘落的花瓣,白色得不带一丝瑕疵。他低声地自言自语,用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说着。
这棵樱花树下,没有尸体……
┤序├

我在梦中看到了一个男人,他有着深黑色的半长卷发,白皙的皮肤,以及非常显眼的血红色瞳仁。惨白色的月光下,他的笑容很温柔,虽然触碰到的肌肤只是无限的冰冷。
他带我去看他的花圃,各色的玫瑰一齐开放,美丽得刺眼。
他告诉我阁楼上曾住着一个女人,疯掉了,自杀了,却没能死去。
他在有着骷髅头的坟墓前悲伤低语,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他向我讲述远古的独角兽的故事,说着它们的纯洁,以及无限的孤独。
他怀中的羊羔是一种诅咒,血红的眼睛则是无可救赎的刻印。
他说窗边魔女的手臂可以望见未来,但却不可能带来幸福。
最后的夜晚,他躺在木制的棺材中,浅淡的面容上再无熟悉的笑容,冰冷的皮肤越发僵硬。我知道,这是永恒的别离,无可挽回的。
我握住他的手,开始无声地哭泣。

梦醒,望向白色无边蔓延的天花板,我突然想起了他是谁。他是,我的信仰,我的引导者,我的唯一。他是,
我的父亲。

サヨナラ。
北京的空气有一种干燥的气味,缓慢地流动在身体周围,带着仿佛随时会窒息的恐惧感,闷烦而空虚的感觉从胸中蔓延开来。透过对面的窗户,用我略带近视的眼睛望向外面,白色的墙壁,巨大的广告画布,混合在一起,模糊地消失眼前。
此时的情景与初来北京时的记忆重叠在一起,那时我也坐在地铁中,脸上还有着天真的笑容,牵起身边温暖的大手,随时都可以放肆地吵闹。时常想,也许那并不是我的记忆,只是一个,美丽的梦境。
到站停车。门缓缓地开启,又缓缓地关闭,发出沉闷的声响。有一个人坐在了我的旁边,可以看见他穿的深灰色的长裤,异常宽大,而我则下意识地想象他应该有一个纤细的身体。耳中听到一些嘈杂的音乐声,应该是从他的耳机中发出来的,不需要细细辨别,那是我所熟悉的旋律。这时我才抬起头,看他的面容,他侧脸的轮廓很漂亮,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看起来很干净的一个大男孩。
也许是我的目光太过赤裸,他慢慢地将脸转向我,纯黑色的眼睛很明亮。他如同询问一般地笑了,轻轻的,柔柔的,有点像太阳。
Suede的so young。我用嘴唇比划着口型,没有发出声音。
他摘下了一边的耳机,直接塞进了我的耳朵,瞬间,妖娆的声音充斥在耳中。同时,我听见他对我说,你也喜欢suede吗?
喜欢?我突然间无法理解这个词所表达的含义,只是淡淡地,回想起了悲伤。我拿下了耳机,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只是觉得那架钢琴很可怜。
造物主创造了我们,然后,抛弃了我们。

闪着蓝色光芒的天空,耳边有着放肆的风声,伸出手,触及不到更远的彼方。
低下头,他推开了教堂的门,慢慢地走了进去。空无一人,连牧师都不敢祈祷的夜晚,玻璃彩窗被映照出诡异的颜色,四周的白玫瑰颤抖着类似哭泣。走到那巨大的十字架下,他跪在了黯红色的地毯上,带着手套的手合十,十指交叉握紧。他闭上了眼睛。
耶稣啊,我们的神,请您告诉我吧,要如何地祈愿,才能使我逃离这虚无的身体,寻找到真正安宁的灵魂。
是否要像您一样,将我这染满了血液的罪恶之躯钉在圣洁的十字架上, 才能获得永远的救赎。
风琴的声音打乱了他的思绪,强烈而恍惚的旋律,击打着他的心脏。他站了起来,转身望向弹奏着风琴的[他]。只是看着,没有说话。
一曲终结,[他]的指尖在琴键上停留了许久,抬起,[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又到这里来祈祷了。说话间,[他]转身看着他,有着暧昧的神情。明明是一只吸血鬼,已经拥有了永远的我们,还需要向耶稣索取些什么?
唯有吸取人类的血液才能持续的生命,才能铸造的美丽面容,这就是你所说的永远吗?他面无表情,只有黯红色的瞳仁散发出些许的忧伤,更类似于绝望。身体的饥渴逼迫我不得不去夺取人类的性命,无论内心怎样叫嚣,不断重复着这不可原谅的罪恶。
不要渴望逃离自己的宿命,命运的转盘会以永远为姿态不停地旋转,我们所能做的唯有遵从它的轨迹。
是谁赐予了我们如此可悲的宿命?那一定不会是我所信仰的神,那一定是伪装成耶稣的撒旦,是他将憎恨渗透进纯洁的土地,是他用绝望扼杀了光明的未来。
你想成为人类吗?[他]问他。成为那种无知又脆弱的生物,那种卑微到低贱的存在。
我的愿望是……从这嗜血的躯体逃开,让灵魂得到永远的净化。他再次闭上眼睛,向着黑暗的天花板仰起头。耶稣可以原谅任何人,包括有着满身血液的我。
你所期望的……是死亡吗?另一种形式的永远,并且不可能有解脱的一天。
我宁愿喝我自己的血液,也不愿再去残害人类的生命。
我能赐给你……

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就如同人类生存下去需要摄取食物一般,吸血鬼的生命需要的是黑暗的世界与人类的血液。
望着永远冰冷的月光,不知道应该如何哭泣。

他在[他]的怀中,闭上眼睛的面容是从未有过的平静与安详。白皙的脖颈间两个清晰的牙印,还残留着尚未干涩的血液,黯红的色泽。
无论用何种方式,我们所能得到的,只有残酷的永恒。你所要去的地方,也许不是天堂。
[他]碎碎低语的声音显得悲伤而虚无,渐渐地,听不见了。

来世,愿你成为一个可以幸福的人……

Au revoir……

[The End]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自我介紹


某瞬(♀)

联系方式
QQ:394850351 (验证有)
Skype:devilshun (放置中)
Twitter:devil_shun (低浮上)
weibo:某瞬 (偶尔诈尸)
pigg:devilkoyapi (半废弃)
pixiv: (摆设)

大龄NEET
NICO厨 VOCALOID+游戏实况
个性懒惰 被传染强迫症
兴趣 写文+PS+MMD
恋癖 打耳洞

详细请看置顶日志
最新評論
[05/27 Asako Sato]
[09/18 雪鹰领主]
[05/24 R]
[06/07 进击的三酱]
[06/01 进击的三酱]
留言板
Smiley*2
足跡


free counters
博客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