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縛られ、惑わされ、砕ける終焉に消え去ってゆく
已逝<四>

阿波罗望着太阳神殿外的树林,神情恍惚。
一只透明的精灵飞到他面前,扇动着翅膀,虚弱无力。太阳神伸出了一根手指,让精灵停在上面,他轻轻地问:“精灵全部都是一个样子吗?还是说,你就是以前的那一只。”
精灵张了张嘴,发出了无声的叫喊。而这无声的静默,已是它们所能竭尽的全力。何等可悲。
“说的也是,精灵是不可能活这么久的。”阿波罗的手指一震,精灵便腾空飞起,穿过一层一层的树枝,就如同那一天一般,再一次,看不见了。他发出像叹息一样的声音:“你们的生命与神相比,甚至比瞬间还要短暂。对,就像人类……”
“人类的生命虽然短暂,但却可以经历很多的事情。正是因为有死亡的存在,生命才更显得美丽。”从树的另一面,传出暧昧不情的声音。“您说是吗,太阳神,阿波罗大人。”
“这个声音是……”阿波罗突然意识一片空白,然后,慢慢清晰。他空茫的眼神,轻轻摇晃。“你是……”
[我的……卡桑德拉……]
“您还记得我的声音?真是荣幸。”
“记得?原本就是不能忘记的事情,并且也从不曾忘记。”阿波罗的声音听上去很恍惚。他抬起了一只手,伸向那太过宽大的树干,触碰是瞬间停下,然后慢慢地,将整个手掌贴在了上面。修长的手指,扭曲而哀伤。“卡桑德拉……”
“我真的感到非常意外。”
“什么?”
“您能这么冷静,我以为您听到我的声音就会跑过来。是我太高估自己了吗?”
“……我很害怕,如果这只是一场梦我该怎么办。如果触碰后会消失,是不是不伸出手比较好?”阿波罗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你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我记忆中的幻觉?”
“这是真实,也是梦境。”
“真实太过残酷,梦境太过美丽。没有,我可以去的地方。”
“您的归属,只有永恒。”
“我已经,觉得很累了。”阿波罗的手一点一点地垂下来,在树干上留下了看不见的痕迹。他慢慢地说:“以永远为限,背负着太阳神的名字,从被创造出来就无法逃离的孤独与空虚,为什么要作为神存在于这个宇宙之中。我无法理解,这样的命运……”
“那么,我是否应该怨恨赐给我如此命运的您呢?”
“是啊,你应该恨我。”
“我只是,非常憎恨您赐给我的命运。但是我知道,这是逃不开的。”
高大的树木,面对面的两人望不见彼此的面容,是哭泣还是空茫,是悲伤还是绝望。唯有通过空气传入耳中的声音,因为经过了太过遥远的距离,显得模糊而无力。他听见他问自己,
“您是爱我的吗?”



“我……爱你,只是……爱你……”除此之外,再无话可说。
“我所爱的人,是帕尔修……不,是曾经的帕尔修。”
“那并不是我的名字。”阿波罗回想起那疼痛的字符,是的,他后悔了。如果当初能告知他自己真实的名字,是否就能够好好地拥抱他、亲吻他,是否就可以得到幸福。神的期限是永恒,但也仅此而已,无法前进,更无法倒退。他缓慢地说道:“那只是一个幻影,我所编织的梦境。”
[我迫不及待想要奔去的……由我亲手摧毁的……乐园。]
“不,你是曾经的帕尔修,你们有着同样的音容,相同的气味。你们在难过时会皱眉,在孤独时会觉得寂寞,你们的琴声让所有的人臣服。那是我极力想要忘却,却无时无刻不忆起的事情。”
有什么倒下了,有什么碎掉了,有什么逝去了。所有的声音,划破了指尖的琴弦,血开始流了。
“所以那是真实的。所以,我也是爱你的。”
——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经过那样漫长的时间,阿波罗终于又一次将心爱之人抱入了怀中。只是,在自己颤抖的双臂中,逐渐冰冷。为什么,血流不止了呢?
“卡桑德拉,为什么……会这样……”
“你还记得预言吗?”卡桑德拉苍白的嘴唇,轻轻张合。“从那时开始,你再也无法见到最爱的人。直到死去的那一天。”
“那一天应该是永远不会到来的,因为我不可能死去。”
望着阿波罗坚毅的面容中庞大的悲伤,同那时一样,是无法愈合的伤口。卡桑德拉嘴角的轮廓轻微变化。“那个时候,我没有告诉你,那句话所指的并不是你,而是你所爱的人。到你心爱之人死去那天,你才可以见到他。”
“唔……”阿波罗的喉咙中发出模糊的声音,类似哽咽。
“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卡桑德拉笑了。他想要伸出的手,是的,太过无力。“那一天,我所看到的第一个预言并不是你的,而是我自己的。我如果对自己所爱之人说我爱他,我就会死去。”
[谁来告诉我,这只是谎言……]
“但是,我不想做让你难过的事情,因为你总是看起来很寂寞,如果我不在的话,你的琴声会变为怎样的忧伤,那种事情我根本不敢去想象。至少……至少我要活着,就算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我也可以好好地想念你。”卡桑德拉的声音越来越轻,像挣扎在风中的残破花朵,快听不见了。
“不要再说了。”阿波罗将头深深地埋了下去,但火红色的短发却无法遮掩蔓延的绝望。他用牙齿咬住嘴唇,有血渗了出来。“要怎么做,才能让这种事情停下来。我不要你离开我。”
——让我留在你身边……
“你应该知道的,命运是无法反抗的,无可改变的。”竭尽全力抬起手,卡桑德拉将阿波罗的头抱住,动作轻柔。他在他的耳边呼吸着潮湿的空气。“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不……不对……这是我的错……”
因为太过任性,因为想要强占,一次又一次地伤害,直到最后也无法用自己的双手保护唯一所爱的人。有谁知道,神是宇宙中最可悲的生物。凑足了悲伤的碎片,随意地粘贴,无可修补的裂缝。
“这不是你的错,因为我会原谅你。”卡桑德拉终于无力地松开手,他觉得整个身体都陷入阿波罗怀中,而再无法动弹。那火红的面容,已经看不清了。“会相信我的人只有你,所以能够原谅你的只有我。”
“卡桑德拉,卡桑德拉,卡桑德拉……”阿波罗不断地呼唤他的名字,他不忍去看他涣散的眼神,那样破碎,那样残酷。
“你是谁?”漫无目的的话语,他只是轻轻地低语。“我知道,你不是阿波罗,也不是帕尔修,你只是一个孩子,只是无家可归。”
[如果有来世,我想拯救你的永远……]
整个世界都变成静默无声的了,黑白色的背景,只有划过他脸颊的眼泪异常的鲜明。太阳的泪水,有着明亮的色泽,类似鲜血。只是,纵使这是火焰,也什么都无法温暖了。
“啊啊啊啊啊——!”
喉咙中爆发的尖叫声,大地都开始摇晃。人们都知道,这是叫做绝望的疯狂。
是永远,是命运……

——父亲大人……父亲大人……
——阿……波罗……?
——父亲大人,请让我离开奥林匹斯山吧。
——如果你离开了,由谁来掌管太阳,还有谁可以发出光芒?
——我这污秽的光芒,已经无法照亮任何东西,无法温暖任何人。我的灵魂,已经被那个人的血染红了。
——不要离开我,我可以给你幸福。
——我的幸福一同那个人一起逝去。
——我可以爱你……
——永别了,父亲大人……

哈迪斯的卧室中,查龙整理着狼藉的地面。
他擦拭着墙壁上快干涸的血迹,来自自己体内的血,黯淡的红色,庞大而绝望。可以闻到浓腥的气味,身上的伤口阵阵刺痛,查龙觉得身体僵硬得可怕。他无法理解,也不想去明了,在自己的身体里,为何还残留着这样的液体。
他所畏惧的,温暖冰冷。
[我……还活着,这因为罪恶而降临的生命,这由于污秽而流淌的血液,不应该存在的我,原来一直都在苟延残喘。]
——如果你这样希望的话。
如果我这样希望的话,您就会将我杀死了吗?
毫无预兆地,查龙想起了自己在人间界的生活。那时他所了解的真实,唯有活着是一场漫长的痛苦这件事,所以他竭尽了所有的全力,也想要达到死亡的幻境。也许这样会觉得轻松一些,虽然离幸福尚很遥远。遇见哈迪斯的那一瞬间,他便确信了。结束了。开始了。
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唯一相信的,谎言……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传入查龙耳中,响着空旷的回声。他慢慢地站起来,用类似叹息的声音问:“哈迪斯大人,我……”
[我到底……是什么……]
转身之后看见的,却并非那黑到耀眼的色泽。那个人有着大地的颜色,严肃的面容,眉间有着深刻的痕迹。查龙望着他,带着惯有的恭敬与冷漠,问道:“请问,您是哪位?”
“哈迪斯在哪里?”无视掉查龙的问题,甚至连眼前的这个存在都忽略掉,只是说:“把他叫出来。”
“非常抱歉,哈迪斯大人并不在这里。”从那人的目光中,查龙感到了强烈的敌意。“等哈迪斯大人回来,我会告诉他您……”
“他不在这里会在哪里,不要告诉我他在奥林匹斯山,因为我刚刚从那里过来。”那人抓住查龙的手腕,厉声道:“快告诉我他在哪里。”
“我……不知道……”本就浑身无力的查龙在那人强劲的力量中,指尖开始阵阵的疼痛。
一阵黑色的风将查龙包裹住,离开那人后,停下。那是哈迪斯轻轻摆动的长袍,他将查龙放开,问:“找我有什么事吗?”等看清那人的面容,哈迪斯突然感到眼角处一片干涩。
“是你啊,得墨忒尔。”
“哈迪斯。”一字一字地叫着这个名字,得墨忒尔的目光越发得凌厉。“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他不在这里。”
“宙斯告诉我,他在这里。”
“他走了。”下意识地想起戈莱明亮的眼睛,那与他截然不同的,属于光明的颜色。哈迪斯闭上了眼睛。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你是否相信我跟我没有关系。”
只不过是被同一个父亲创造出来的可悲的产物,只不过被父亲吃入了肚中,只不过同是不被需要的存在。血缘无法联结任何东西,不同颜色的血液,温暖冰冷,只是空虚到绝望。
只是如此而已。
“得墨忒尔大人,哈迪斯大人所说的都是真的。”查龙向前走了两步,说:“戈莱大人是我送出……”
“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随着得墨忒尔冰冷的声音,他将查龙挥倒在地。
查龙只觉得从头开始晕眩,顿重的痛感蔓延开,细小的呻吟声从口中发出。
哈迪斯没有动,只是纯黑色的瞳仁中开始燃起细细的火焰,黯蓝色泽,威严可怖。“这里不是你管理的地面,而是我的地府。在这里打我的人,你是否太嚣张了一些。”
“看来用说的是不行了。”得墨忒尔摊开右手手掌,黯绿色的光在掌心聚集,然后,变成了一把纹路诡异的长剑。他用剑尖指向哈迪斯,说道:“来吧,等我杀死你之后,再把戈莱找出来。”
“不可能会找到,而且你也不可能杀死我。”说完,哈迪斯的手中亦出现一把黑蓝色的长剑。
并不宽敞的房间,两人的身影几乎看不见,只有绿色和蓝色的光芒互相纠缠,以及剑碰撞的声音,刺耳尖利。
查龙用床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他的耳边呼啸着类似风声的声音,发丝根根扬起。这种战斗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也不会是那美丽的少年所期盼的事情,因为这并不是……
——我相信,所有的人与神都拥有希望。
[戈莱大人,您还是将我忘了吧,因为我想把全部的思念,留给那无可替代的唯一……]
空气又一次,凝固在流淌的血液中。查龙轻轻握住刺穿自己胸膛的黯绿长剑,抬起头,露出了一种仿佛在笑的神情,美丽虚幻。他说:“得墨忒尔大人,戈莱大人……正在等您回去……”
——父亲大人……
得墨忒尔放开了握着剑的手,眼神开始变得模糊。不明理由地,他从面前这个人身上看到了戈莱的影子,那轻笑着呼唤自己的模样,瞬间抹杀了所有的悲伤。他恍惚地走出了房间,黑色帘幕就如同它一直所重复的那样,轻摆摇晃。
沉默。沉默。长久以来,没有改变的事情。查龙背对着哈迪斯,不动,贯穿胸膛的长剑已化为光芒消失。无尽流淌的血液很快将他的长袍染成红色,血的红色,妖艳而残酷。很久之后,他才转过身,用很轻柔的声音问:“哈迪斯大人,您……没事……吧……”
伸出的双手,什么都无法抓住。
哈迪斯看着查龙深灰色的长发划过空气,无力地垂下,一切在他看来都是那样的缓慢。只是,还来不及触碰,无论是那长发,还是妖红的血液。
——我看见了,您那可悲的命运……
看着被自己抱在怀中的查龙,哈迪斯感到了这地狱中从未有过的温暖。那是生命消失之前,最滚烫的温度。
“哈迪斯大人……如果我……希望的话……是否就可以死去了……?”
“我不准你死,这种事情我不会原谅。”
“非常……抱歉……若是常人,死去之后可以化为灵魂,守护在您的身边……但是,我做不到,我知道……自己并没有所谓灵魂的事物,所以,我会……消失吧……”
“我不会原谅你的。”
“直到最后……也无法让您看到我的心,真的……非常抱歉……但是,现在我可以向您传达自己的心意了……因为……”
您的幸福,是我唯一没有舍弃的希望。
查龙笑着面容逐渐变得模糊而透明,如同精灵,只是,从一开始,他就不拥有能够飞翔的翅膀。映入哈迪斯黑色的眼眸中,消失于白光之中的他的神情,诠释着幸福。
毁灭。绝望。
——哈迪斯大人,您知道吗,神也有不可抵抗的命运。
哈迪斯抬起沾满鲜血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藏得深一点,再深一点。

——您所爱的人将永远不会爱上您。而爱着您的人,注定会为您死去……


哈迪斯睁开眼睛,一如既往黑暗的空气,微弱的黯蓝色火光。
他走下床,站在木桌旁。银制托盘,精致的茶杯,没有香气的红茶。他的面容映在那有着血的颜色的液体中,摇晃扭曲,失去了神情,唯留空虚,庞大而迅速地代替了所有的空气。
拿起杯子,仰起头。当那冰冷的液体流入体内时,他闭上了眼睛。

——茶凉了,我去帮您换一杯……

碎碎低语着爱与幸福。也许从未存在。也许。
逝去已久。

The End(2008.08.30完结 2017.01.06修改)





非常今更的后记
首先是把这篇文归类于“原创小说”而不是“希腊神话同人”的理由,因为个人觉得自己只是借用了人名和典故写了个完全不沾边的故事,说架空但整体框架又是希腊神话,然后查龙这角色是借用的冥王星卫星的名字
开坑的契机应该是06年冥王星被踢出九大行星之列这事吧,再加上想写H练练手(所以才会第一段就有H这明明不是纯肉文ry),练手的结果就是我再也不要写H了。。
关于哈迪斯到底爱谁这个问题,我可以肯定地说他对查龙的感情不是爱,最后会因为查龙的死而痛苦是因为查龙是他“唯一看不见内心却选择相信的人”,他相信了查龙对自己的感情并开始接受他。现在想来查龙的死简直是强行BE,重写的话我肯定会让他们幸福地生活上一段时间再BE(无论如何都是BE控的魂淡
哈迪斯对戈莱就不用说了,是一见钟情并且真爱,不需要任何过程,就因为戈莱表里如一这个属性,就因为整个世界只有戈莱是这样的存在
查龙对哈迪斯的感情是超越了爱的某种境界,一开始被收留的感激到敬仰然后到爱这个阶段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没有这种“资格”,但总归还是爱着的吧。。其实我也有点说不清楚,看着wiki里对查龙这卫星的描述就想写个为了哈迪斯能做任何事的角色
宙斯其实谁都不爱,他只是希望有个人能在自己身边无论是兄弟还是儿子。对于救了自己的哥哥们却不被哈迪斯原谅这件事他是痛苦中扭曲着一些快感的,他知道戈莱的存在却不告诉哈迪斯也是希望哈迪斯不要过早的无视自己的存在(这就是个寂寞到心理有些变态的神啊。。
戈莱和得墨忒尔我承认写得比较敷衍,当时我还没觉醒父嫁这个属性所以就草草地结束了
阿波罗其实和宙斯很像,但他遇到了卡桑德拉,也不知道该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因为。。BE了啊,但是如果没有相遇的话他就是第二个宙斯,那么结果依然是BE。。这就是个BE的无限loop(远目
卡桑德拉其实有点钻牛角尖,但是就算再活一次他也不可能一开始就承认自己对阿波罗的感情,他内心对神总是存在着恐惧
最后特别流行重生文我就想着要不要写个番外是查龙重生了,又觉得肯定写不好,于是就这样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文字色
名前
テーマ
メール
ホームページ
コメント
閲覧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2017年冬季新番視聽list HOME 已逝<四>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自我介紹


某瞬(♀)

联系方式
QQ:394850351 (验证有)
Skype:devilshun (放置中)
Twitter:devil_shun (低浮上)
weibo:某瞬 (偶尔诈尸)
pigg:devilkoyapi (半废弃)
pixiv: (摆设)

大龄NEET
NICO厨 VOCALOID+游戏实况
个性懒惰 被传染强迫症
兴趣 写文+PS+MMD
恋癖 打耳洞

详细请看置顶日志
最新評論
[05/27 Asako Sato]
[09/18 雪鹰领主]
[05/24 R]
[06/07 进击的三酱]
[06/01 进击的三酱]
留言板
Smiley*2
足跡


free counters
博客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