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别名:莺丸心理咨询室
・过去捏造,有些地方无视史实
・自家本丸称呼,和公式不同
・活在台词里的审神者,基本可以无视



夜晚,无法入眠。

望着东边逐渐泛白的天空,鹤丸国永的嘴角漏出几乎听不见的叹息。
微弱的朝阳射入瞳眸,融进那淡金色的漩涡中,消失不见。
无比绚丽的色彩。无法触摸的黑暗。

囃、囃、囃。
从记忆深处涌出的声音,如同耳鸣一般,回荡在脑中。

『今天,还是雨天么。』


***


本丸的庭院,粉白相交的樱花树间一抹黑绿色的身影。
春季的空气中特有的气息,刺激着鼻腔,渗透进身体,蔓延至细胞。
那是身为刀剑时无法体会的感受。
「嗯……」
喉咙中不由自主地泄出的声响。他轻轻地一笑,上扬的嘴角带着暧昧的痕迹。
身后传来不深不浅的脚步声,他回过头,映入眼中的是穿越过走廊准备进屋的褐色皮肤青年。瞬间,比下意识还要迅速地,从散乱的记忆中捡起了「他」的话语。
「哈哈,终于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他笑出了声音。
「大俱利伽罗。」
不带任何犹豫地唤出了这个的名字,他一边挥手一边朝青年走去。
「……?」
从未听过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青年停下脚步微微偏过头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那是自己所不知道的面孔。
「我是莺丸,今天刚来到这个本丸的太刀,你不认识我是当然的。」
「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是审神者……?」
「他只是让我在本丸里转一转,正式的介绍要等到晚上出阵的刀都回来的时候。」
「那,为什么……」
大俱利伽罗皱起了眉头,表情淡漠的面容瞬间显得有些冷峻,与他不熟悉的人甚至会以为他在生气。但他只是单纯地在疑惑,走到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明明是如此的陌生,笑起来的氛围却有一股无法捕捉的熟悉感。
像是看出了青年心中的不解,莺丸笑着摇了摇头。他弯下腰,坐在了走廊的边缘。
「樱花开得正好,嗯……要是有茶在手边就更好了。」
「你……」
「嘛,坐下来慢慢地讲吧,关于我的……不,关于那把刀的,

「那名为鹤丸国永的太刀的事情。」
PR
<其一>
・找东西的时候翻出来的,本来是另一篇文中的一段但那篇注定坑了,单独看应该不会理解困难
・短,懒得想标题,遥灵/遥月并存
・李逍遥死亡梗


回过神来,李逍遥发现自己站在水月宫前。
一成不变的风景,四季常开的桃花,连那挑起发梢的风,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梦?”
“逍遥哥哥。”
回头,呼唤自己的少女站在不远处的树下,蓝衣白衫,唇角带笑。映在淡粉色的花瓣中,有着柔和到让人落泪的微光,仿若不存在于人间的事物。
“灵儿?”
“发什么呆呢逍遥哥哥,快过来呀,月如姐姐都等急了。”赵灵儿朝李逍遥招了招手。
“月如……”
李逍遥转身刚迈出一步,忽然听到水月宫内传来说话谈笑之声。
“婶婶?岳父大人?还有……这里……难道是……”
“逍遥哥哥?”
“……嗯,这就过去。”
走过成排的桃花树,便看到那一潭清池,林月如站在水池边,有些生气地说道:“慢死了。既然来了就快点过来啊,还要让灵儿妹子去叫你。”
“……”
想要说的话已到了喉咙边,但却在那一瞬间失去了原有的姿态,找不到出口。那些死去的话语,李逍遥一一将其吞下。
“李大哥?李大哥?”林月如又唤了几声,得不到回应,只好将视线转向赵灵儿。“灵儿妹子,他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赵灵儿摇了摇头。“刚才去叫他的时候,他也站在那里发呆。”
“……月如,灵儿。”李逍遥终于还是开了口,目光仍是有些迷茫。“我总觉得,做了一场很长的梦……不,也许这里,才是我的梦境吧。然后,就会像我每一次所梦到的一样,找到了你们,梦却醒了……谁都不在了,只剩下……”
只剩下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道路,独自一人的旅途,却无法停下脚步。
“你放心吧,逍遥哥哥。”赵灵儿走上前握住了李逍遥的手,抬起头望向他的眼睛,笑得一脸温柔。“这绝不会是一场梦,我们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对吧,月如姐姐?”
林月如也微笑着点点头。
・發在P站的刪掉了,這邊重發
・御手杵第一人稱
・R-18G,食人梗


この人の体から、眩しいくらいの赤い液体が、どくどくと。

甘い。苦い。

匂い。

嗅ぎ慣れたはずなのに、今は鼻の奥がひどく痛む。

なぁ、血ってんのがさ、もっと暖かいもんじゃなかったのか?なんで…なんであんたの血は、こんなにもつめてぇんだ?
だってそうだろ?つめてぇから俺は、震えてるんだろ?

「やくっ…そ…ぅ…」

約束?…あの日のことか。俺は冗談で言ってたつもりだったのに、あんたは真に受けて、約束までしてくれたなぁ。
そうだ、あんたはいつだって、まっすぐに俺を見れくれた。ごまかせず、ただ、まっすぐに。
嬉しかったなぁ。

「お…て…ぎね…」

名前を、名前を呼んでくれた。そのきれいな声で、何度も呼んでくれた。
その声が聞きたくて、呼ばれてるの気づいてたのに気づいてないふりして、あんたを怒らせたこともあったなぁ。

「大倶利伽羅、俺は約束を守る。あんたとの約束だからな。」
「……」
・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鬼
・韩叶only,CP感也许不是很强
・OOC和烂尾是无可避免的


有一种感情,从身体里慢慢地消失。
叶修无法明述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如同抽丝一般,看不见的细线被强硬地拉扯着。没有疼痛,只是真真切切地知道,曾存在于那里的东西,不见了。
回过神来,涌上胸口的是大片的丧失感。
“至少让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啊……”
他望向镜子,咧着嘴笑了笑,看不出和平时的自己有什么区别。
没问题的。
仿佛有人在耳边对自己说着,十八岁的少年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却又是肯定地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
“嗯,没问题的。”

韩文清和同队的人打了声招呼,便关上了荣耀的游戏界面。签下了战队的合约,职业联赛也即将开始,可是要做的事情和往常没有任何不同。下副本,抢boss,竞技场。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那便是——
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看到一叶之秋上线了。
也许是在忙战队的事情吧。韩文清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在抢boss的时候,他会下意识地在人群中寻找那个嚣张的身影。找不到,一边安心没有一叶之秋在的战场不会更混乱,一边听着自己心里空空的声响。
没有对手的战场,总归是有些寂寞。
他摇了摇头,起身准备关电脑去洗漱,却听见放在桌上的耳麦中传来的微弱的“滴滴”声,同时屏幕右下方的QQ图标开始闪烁。
熟悉又陌生的枫叶头像。
韩文清和叶修的QQ好友是很早以前就加过的,不过他们很少用QQ联系,对于他们来说,有时间在QQ上交流,还不如去竞技场里过几招。
带着些疑惑,他坐回椅子上,握住鼠标,点击。弹出的对话框和里面短短的文字让他的呼吸僵硬起来。
・没有开头没有结尾的短篇梗
・剧情从十年前的山神庙开始(本想从罗刹洞但那段记不太清楚
・游戏对白基本忘光,按氛围自己乱编,剧情顺序也可能有误
李逍遥是个大傻逼,虐李逍遥义不容辞


十年前的山神庙,和自己认知中的有着很大的区别,前方的树丛小径,明明已走过无数遍,此时却异样的陌生起来。
时间竟是如此可怕的东西?
李逍遥在那一瞬间就理解了,那些以为永远没有改变、永远不会改变的东西,早已在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时间里,变得面目全非。
甚至不容自己去质疑,接近绝望的事实。
——将该做的事做完了,或者,见到了你最想见到的人,法术便会消失吧。
想起了灵月宫主离去前对自己说的话,李逍遥感到了一丝迷茫。该做的事情是什么?最想见到的人是谁?在这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里,他所要寻找的到底是什么?
[这里大概是……时间的牢笼,我被人关在这这里。被谁?被我自己?如果……如果能在一次见到你,我应该说些什么呢?]
“我没能保护好你。”?
“我辜负了你对我的感情。”?
“你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
“对不起。”?
不知何时小径已到尽头,透过淡淡的云层望向山脚下的盛渔村,李逍遥沉淀在心底的空虚感一齐涌了出来,不可阻挡地,仿佛可以让他窒息。
“告诉我啊!谁来告诉我,如果我不存在就好了,如果没有我她们一定可以幸福的。快这样告诉我然后……”
[杀了我吧……]
不知可以传达给谁的叫喊声瞬时化作为空气,消散于山间的云层中,他嘴角抽搐,发出一阵干哑的笑声。
“一点都……不好笑啊……老天爷……我……是在后悔么?”
“你在这里干什么?”
・原作漫画剧透(大概我觉得应该)有,动画党慎入
・接第八卷之后BE线的感觉(不要怪我,只能怪原作把我想写的甜梗都画了。这真的是一般向漫画么真的不是那啥漫画么,哦卡桑我再也不敢小看(够了闭嘴
・阿薫真的是可爱得让人想虐他hshs(变态住手
・笔者对渣尾有着无比的好评(自满?



和千太郎再会,已经过去两个月的时间。
每一分每一秒对于薫来说,都是短暂而漫长的过程。他知道自己开始变得奇怪,或许从更早以前开始,从千太郎消失的那一天开始,自己就已经疯掉了吧。
所以,再会后的现在,自己会如此的不安。
害怕着,恐惧着,质疑着,怨恨着。
每一天,每一天,将自己的感情强制地灌入对方的体内,逼迫对方和自己一起疯狂。
这叫做自私,他明白,但无法停止。

太阳刚刚升起,千太郎就出了门,向教堂的方向走去。
心不在焉地走着每天必会经过的斜坡,突然身后传来呼唤自己的声音,熟悉到近乎作呕的声音。他停下脚步,转过身。
薫跑到千太郎面前,大口地喘着气,头发凌乱,衬衫的扣子也没扣好,看来是一起床发现千太郎已经出门就慌忙得追了上来。
“你忘记拿的东西。”薫抬起右手,手上拿着一个十字架。“神父怎么可以忘记这个。”
千太郎没有说话,薫手中的十字架,正是自己刚才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的东西。
“果然,是你藏起来的么。”
“你指什么?”
面前的笑容,仿佛要裂开一般,没有温度,充斥着浑浊的绝望。
“不要再做这种事了,少爷,就算你不这么做,我也不会再逃了。”
“你指什么?”
“够了!”千太郎放出一声低吼。“全部都是我的错吧,你尽管骂我就好,揍我一顿都没问题。这种事持续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啊。”
“你没有错,都是我的错。”薫放下了抬起的手,脸上依旧有笑容,但却逐渐失去了平衡。“如果那时候我能够说服你的话,如果那时候我没有睡着的话,如果那时候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将你留下来的话,一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少爷……”
“没有一刻不在责备自己,但是,我不能逃走,如果连我都逃走的话,就再也无法见到你了。”
[如果连我都放弃你的话,你就会彻底地消失掉,是这样吧?]
“呐,千,我……”
“千太郎,你在干什么啊。”打断薫的话的,是从斜坡前方传来的声音,那人和千太郎穿着同样的衣服,是教堂的神父。“赶紧过来,礼拜要开始了。”
“知道了——”千太郎回应着,回头发现薫已向斜坡下走去。“少爷……”
“你要加油,我相信你肯定很快就会成为正式的神父的。”薫只是向后面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两人之间越拉越长的距离仿佛是没有底的深渊,没有立足之处,千太郎一步都无法动弹。直到薫的身影在拐角处消失,这种异样的沉重感才慢慢地消散。
——相信……?

“你已经不会再一次相信我了么,少爷……”
渣尾注意


・完全自我满足的过去捏造
・笔者虽然是学文的但是历史什么的真的不知道,与史实有冲突请别太在意
・开始觉得写前言(?)是件很有趣的事
・旦那和龙之介(大概)没有交集


“我回来了,姐姐。”
久违了五年的自己的家,他来到那近乎废弃的土仓库,找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艺术品”。虽然已经失去了曾经的容貌,他还是高兴得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嗯,稍微变得漂亮一些了呢,果然这样很适合你。”
黑暗之中,也不知道到底能够观察什么,他直直地看着她,目不转睛。
“头发是不是也长长了?原来会长长是真的啊,姐姐你的头发真好看。”
一边说着,他站了起来,一直上扬的嘴角慢慢地垂下,取代了笑容的是显得有些蔑视的面容。他抬起了脚,踩住了她的头颅。
“这么久没见面,难道没有什么要对我说么?最讨厌的,姐姐。”

雨生龙之介最喜欢的,就是无聊的生活,也就是世人口中一无所成的人生。
最讨厌的大概就是,想要将他从这样的生活中来出来的,自己的姐姐。
温柔的姐姐,能干的姐姐,被大家所喜爱的姐姐。龙之介时常会想,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会是自己的姐姐,自己和她有哪里是相似的。
——也许我们只是有着相同血液相同基因的陌生人也说不定。
当他这样对她说时,那个甚至连容貌都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女人只是轻轻地一笑。
“小龙你在说些什么傻话啊,流着一样的血就说明我们不会是陌生人了。”
她一定不理解自己所说的话,就如同自己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一样。从那以后,龙之介便放弃了和她的交流。
人和人之间完全的相互理解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即使是龙之介也懂得,也不会去奢望些什么,这种“有意义”的事情不是自己所追求的。
既然如此,他为何会存在于“这里”呢?在这个充斥着陌生人的世界,他到底在渴求些什么,期盼些什么?
很久以后,他才找到所谓的答案。

“小龙!”
用好听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门也没敲就走进自己房间的女人,龙之介抬起头,看着她坐到自己的旁边。
“你看,这是我整理照片时发现的我们两个人的合照。本来小龙就很讨厌照相,也不会和别人一起照,所以看到这张照片真是吓了一跳。”
说着,女人将手中的照片递给了龙之介。
“小龙你为什么这么讨厌照相啊?”
“并不是讨厌,只是不知道这一行为究竟代表着什么罢了。”
“又说些姐姐听不懂的话。”
“这个,是去动物园的时候照的吧。”
“啊,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小龙你难得的看起来很开心呢。”
沉默地看了照片几秒钟,龙之介又将目光转向身旁的女人。“这张照片,可以给我么?”
“当然,小龙想要就那去吧。啊,说起来照片才整理了一半,我回房间了哦。”
女人走出了自己的房间,令人安心的静默再次降临。龙之介看着照片中自己的脸,嘴角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向上扬起、
“这就是,在笑么?”
旁边的女人也在笑,龙之介第一次觉得两个人是如此的相似。
“听说照片是一种回忆,那么拥有了相同回忆的我和姐姐,就不再是陌生人了吗?不是陌生人,而是,家人了吗?”
真是令人……
・原作小說(11年重修版)第四卷基礎上的劇透有
・短篇意義不明
・OOC注意



「肯尼斯・艾爾梅洛伊・阿其波盧德」
肉體的損毀與精神的崩壞,哪一種更加能使人陷入絕望呢?對於失去一切的肯尼斯來說,答案是什麽都不重要了。他所需要思考的,是怎麼樣才能活下去。
握著羊皮紙的手輕微顫抖,他並沒有選擇的餘地。
“☓☓☓☓,☓☓☓☓。”
隨著那詛咒一般的話語在空氣中震動,右手背傷殘留的最後一個令咒也消失不見。明明是從自己口中說出的話,肯尼斯卻覺得聲音無比的遙遠。舌尖一陣疼痛。
俊美到厭惡的面容,右眼下刺眼的淚痣,屬於那個男人——迪爾姆德・奥・德利暗——的一切,都將從自己的視線中消失。
再也,不用看到……
“我的主人……”
再也,不用聽到……
懷中抱著心愛的女人,感受著她的體溫,是否開始變得冰冷?有些渙散的雙眼卻異常清楚地看到,迪爾姆德滿臉血淚地朝著自己喊叫的樣子。
但他的聲音卻無法傳達給自己,所以肯尼斯不知道他到底在嘶喊一些什麽。
是仍在闡述自己的忠心,還是因為背叛而開始咒駡?
“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手中的觸感突然有些變化,肯尼斯低下頭,看到手中捧著一顆頭顱,勃頸處漂亮的切斷面還有血在湧出,染紅了衣服。
有些蒼白的臉,沒有表情,但確實是早已看到習慣的,自己的臉。
四周也有濃重的血腥味,失去頭顱的自己的身體與索拉的身體,堆成了一座小山,千瘡百孔的殘骸。
望向左邊,寬敞的教堂中,在眾人的祝福中和神父的見證下,交換戒指并相互擁吻的兩個人。
望向右邊,時鐘塔的講臺上,有著高傲的身姿的男人。
再看向前方,迪爾姆德站在自己面前,一臉悲傷的看著自己。
“你也是……幻覺吧……快點消失……”
說出口的瞬間,四周的一切都消失不見,一切幸福的與不幸的,一切想看到的與不願看到的。遺留下來的,只有自己,以及空白到可怖的空間。
“我到底,在期望些什麽呢?……爲什麽這裡只有我一個人?……”
再也,無人回答的問題。


「Lancer/迪爾姆德・奥・德利暗」
-總之先放置-
・原作小說(11年重修版)第四卷基礎上的劇透有
・R-18G(?)
・短篇意義不明
・OOC注意
・推薦BGM



「雨生龍之介」
“咦,這裡是……”
在一個完全空白的空間里醒了過來,龍之介感到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不知道發生了些什麽,記憶有細微的殘缺。
“我記得,我在看著老爺,然後……怎麼樣了呢……”
向前走了兩步,突然踩到了一個柔軟的物體,龍之介低下頭。
“啊……”
看清那“物體”之後,龍之介突然笑出了聲來,發自內心的,無法停止的笑。那“物體”穿著和自己一樣的衣服,腹部有一個洞,可以看到內部的構造。鼻樑以上的頭部消失不見,血肉模糊得可怖又美麗。
龍之介伸出手,將腸子從“物體”的肚子里慢慢地掏了出來,溫暖而柔軟的觸感,從未體驗過的充實感。
“沒錯,就是這種感覺,我尋找了很久很久的,也是我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理由。一定是這樣的,我是爲了體驗自己的死亡才降臨到這個世界上的。所以我現在可以說,我是……”
——幸福的。
“但是……啊……”
用染滿了鮮血的手捂住了自己的臉,龍之介的聲音稍微有些顫抖。他移開自己的手,望向四周一無所有的空白,嘴角依舊上揚。滿臉的血液也遮掩不住淚水的掉落。
“一個人果然還是……很寂寞啊……”
龍之介抱住了自己的尸骸,呼喚著再也無法傳達到的某個人的名字。
“你說是麼,老爺……老……爺……”


「Caster/吉爾・德・萊斯」
那奪去了自己視線的耀眼光芒,瞬間,世界又陷入了無限的黑暗。
“我,到底……”
吉爾掙扎著睜開了眼睛,後頭部一陣柔軟的觸感,正上方的美麗少女,正低下頭,看著自己微笑。不摻雜一絲污穢的笑容,一如往常。
“吉爾,怎麼了?”
“啊啊……貞德……”
慢慢地坐了起來,吉爾看向四周,熟悉的風景。
“貞德,我覺得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在那個夢裡,你和我都已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而我爲了將你從地獄中救贖出來,犯下了很多,無可饒恕的罪惡,我……”
“看著我,吉爾。”輕輕地握住吉爾有些顫抖的手,貞德用明亮而筆直的目光看著他的眼睛。
“貞德……”
“吉爾,就算有一天我的肉體和靈魂都消失不見,也請你不要悲傷,不要悔恨,因為那是被神所選中的,屬於我的命運。並且,無論你犯下什麼樣的大罪,我都會原諒你,不管多少次。”
聽到貞德毫不猶豫的話語,吉爾終於放聲地哭了出來,像孩子一樣。貞德將他抱入自己的懷中,撫摸著那寬大卻弱小的背脊。
“沒關繫的吉爾,我會接受你的一切,原諒你的一切。”
“貞德,你還記得查理王的加冕儀式上,從教堂的窗戶中射進來的那道光芒么?”
“當然記得。”
“你就和那道光芒一樣,賜予我無限光明的世界。貞德,謝謝你。”
終於說出口的話語,吉爾再次沉沉地睡去。
“這次,你一定會做一個好夢的,吉爾。晚安。”

-End-
・关于贞德,是根据wiki和各种妄想的结合体
・过去捏造有,不如说全部都是
・OOC(特别是龙之介)注意


“吉尔,其实我真正的愿望,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女性过完自己的一生。但是,神选择了我,所以我……”
满眼橘红色的火光,美丽的少女站在火光之中,双手握着十字架,脸上有着平和的笑容。大而清澈的眼中可以看到的,不是恐惧也不是绝望,而是淡淡的悲伤。
吉尔・德・莱斯站在围观人群的队伍中,脸上没有能称为表情的东西,空白。他一动不动地看着火光中的少女,仿佛要将她的一切都刻下痕迹一般。
贞德,我的圣女,你为何如此的遥远。
“元帅大人……元帅大人……”
听到呼唤声,吉尔才回过神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有着男仆打扮的青年。广场上已是空无一人,就如同从一开始就什么都不曾存在过一样,寂静。
“我已经不是元帅了,要说多少遍你才明白?”
“非常抱歉!……吉尔大人,我们回去吧,贞德大人她已经……”
“你在说什么,贞德她不是还在这里么。”吉尔将视线从男仆身上移开,望向不特定的方向,失去表情的面容陷入了一种平静的疯狂。“她是被神所选中的圣女,就算肉身被摧毁了,只要灵魂还存在,无论多少次,她都可以转生复活。”
“吉尔大人……”
“这是只有我能做到的事,除了我之外没人能做到的事,因为她所选择的人是我。”疯狂中掺杂了一些喜悦,吉尔又将视线移回男仆身上。“你快去做准备吧。”
“准备?”
“复活仪式,明白了么?”
“……是。”
男仆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犹豫,很快地被一种类似悲伤的颜色取代。他点了点头,离开了广场。再次降临的,寂静。
就像是没有遇见她之前的,自己的生命。
“我一定会让你复活的,并且……”

一定会将你的愿望……

“老爷,你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发呆。”
龙之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从被切得有些看不出原形的物体上移开了细长的手术刀。手上和衣服上都溅满了血液,那黯红的色泽如同某种生物一般,附着在他身上,融为了一体。
“半途而废是不对的哦,龙之介。”
“还不是因为老爷你在发呆,而且……”龙之介用有些蔑视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物体。“又失败了,总是做不好。”
“没关系的,龙之介有天分,失败一两次也不用在意。”脸上有着近似和蔼的笑容,吉尔把桌上的残碎物体扔到一边,并从铁质笼子里抓出了一个男童。
处于极端恐惧状态的男童,因为目睹了同伴的死,精神开始有些崩溃。可是身上被施了魔法,不能动不能闭上眼睛甚至无法昏过去,被强迫地保持着意识的清醒。
“来吧,再试一次。”吉尔用尖长带血的指甲在男童的身上画了几条线,然后放到龙之介面前。
如同下意识一般,龙之介举起了手术刀,首先剖开了男童的肚子,新鲜的血液以及器官的气味,通过鼻腔,刺激着他的大脑。这种快感和性爱所带来的很相似,而且更加的直白,只要尝过一次,就无法忘记。
甜美的毒药。
“老爷你……会做梦么?那个……叫贞德的少女……”
“龙之介?”
“我在梦里看到一个很像老爷的人,但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因为……”
“因为?”
“他,在……啊……”
龙之介的刀不小心切断了男童的动脉,血液四处飞溅,溅到他眼角的红色液体,就如同他从未流下的眼泪,疼痛得可怕。
“对不起老爷,我不该说这种事的。”
“不用道歉,好奇心不正是龙之介的优点么。龙之介看到的人应该是我没错,愚蠢并一无所知的……我的过去……”
“不用说了,不管老爷过去是什么人,做过什么事,只要现在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HOME 次のページ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博客內搜索
自我介紹


大齡NEET♀
偶爾入個坑寫點文
MMD入門3D建模學習中

聯繫方式
Twitter:devil_shun
weibo:某瞬_不定期失踪

详细请看置顶日志
最新評論
[05/27 Asako Sato]
[09/18 雪鹰领主]
[05/24 R]
[06/07 进击的三酱]
[06/01 进击的三酱]
留言板
鏈接
Smiley*2
足跡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