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縛られ、惑わされ、砕ける終焉に消え去ってゆく
┤序├

我在梦中看到了一个男人,他有着深黑色的半长卷发,白皙的皮肤,以及非常显眼的血红色瞳仁。惨白色的月光下,他的笑容很温柔,虽然触碰到的肌肤只是无限的冰冷。
他带我去看他的花圃,各色的玫瑰一齐开放,美丽得刺眼。
他告诉我阁楼上曾住着一个女人,疯掉了,自杀了,却没能死去。
他在有着骷髅头的坟墓前悲伤低语,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他向我讲述远古的独角兽的故事,说着它们的纯洁,以及无限的孤独。
他怀中的羊羔是一种诅咒,血红的眼睛则是无可救赎的刻印。
他说窗边魔女的手臂可以望见未来,但却不可能带来幸福。
最后的夜晚,他躺在木制的棺材中,浅淡的面容上再无熟悉的笑容,冰冷的皮肤越发僵硬。我知道,这是永恒的别离,无可挽回的。
我握住他的手,开始无声地哭泣。

梦醒,望向白色无边蔓延的天花板,我突然想起了他是谁。他是,我的信仰,我的引导者,我的唯一。他是,
我的父亲。

サヨナラ。

┤正文├

〈第一夜的梦,开满了玫瑰的花圃〉
我看见了各种颜色的玫瑰,如夜空般的深黑,如初雪般的纯白,如阳光般的亮黄,如海洋般的妖蓝。然而最显眼的,是他手中握着的黯红色的玫瑰。血的颜色。
他将玫瑰放在我的手中,上扬的嘴角异样温柔。我可以望见他手掌心细小的伤痕,新旧相叠,我将他的手握住。
[痛吗……]开张嘴,发不出声音的话语。
而他却仿佛听到了一般,轻轻抚摸我脸颊边的垂发,他的手上散发着玫瑰的香气,令人晕眩。
望着花圃,他对我说。
[黑色的玫瑰代表人类的欲望,所以深不见底。白色的玫瑰代表人类的善心,所以纯白无瑕。黄色的玫瑰代表人类的希望,所以亮得刺眼。蓝色的玫瑰代表人类的未来,所以妖曳神秘。]
我低下头,手中的玫瑰已出现脱水的特征,它的刺已经无法保护自己。我看着他,他依旧是笑。
[而红色的玫瑰代表着人类的死亡,所以它染满了献血。]
风突然吹起,凌乱飘动的头发模糊了他的面容,逐渐远离,伴随着那玫瑰的香气。
[I’ll show you a memorial dream next night……]

〈第二夜的梦,枯枝上的白色丝巾〉
我顺着他修长的手指往上看,被枯掉的树枝割破的灰蓝色天空,丝巾轻轻飘动,像停滞不前的云朵。
[那是谁的?]
[住在阁楼上的一个女人的。]
他说。那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有金色的长发,碧绿的瞳仁。女人喜欢透过窗户看天空,看各种形状的云,各种颜色的飞鸟。女人渴望窗外的世界,所以把自己的丝巾扔了出去,希望它能代替自己飞翔。丝巾被挂在了树枝上,夜里,女人突然就疯掉了。
然后,女人自杀了。
摸着自己的胸口,我感到心脏在快速地跳动,但却不知道缘由。可以看见的他的面容依旧在微笑,我问。
[她死了吗?]
[不,她还活着。并且还生了一个孩子。]
我突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虽然知道他会远离。他还是说。
[I’ll show you a memorial dream next night……]

〈第三夜的梦,坟墓中央的骷髅头〉
他的背很宽大。
我跟着他来到了一个墓园,一路上的风景都有些慑人。偶尔可以听见远处狼的叫声,低矮的灌木丛参差不齐,抬起头看见白色的满月。我抓住了他被风吹起的衣摆。
没有意料中的回头微笑,我和他走了进去。
坟墓排列得很整齐,石碑都显得有些破旧。每一个碑前都放着一个头骨,非常端正,森白得让人觉得恐惧。
[这是什么?]
[盗墓者。]
他蹲下身子清理着坟墓边的杂草,我等待他站起来向我说明,可他却没有再动。我凑近可以看见他的肩膀在轻微颤抖,两只手不自觉地伸出,抱住了他的脖子,贴近了他的肌肤。
冰冷得寂寞。
[你在哭泣吗?]
[对不起,让你承受和我一样的命运……]
低声细语,我知道他并没有哭泣,因为我的手触及到的他的脸颊一片干涩,但却泄漏了更多的悲伤。那些隐藏在他身体深处,无法到达的绝境。
在我交叠的手臂中,他的存在感渐渐消失。
[你又要走了吗?]
[I’ll show you a memorial dream next night……]

〈第四夜的梦,凄声哭泣的独角兽〉
他让我躺在他的膝盖上,用手轻轻梳理着我的头发,向我讲述着远古战场上的故事。独角兽,世界上最纯洁的生物。
[只有纯洁无垢的处女才可以接近它,因为她们的灵魂是空白的,只有空白才能接受空白。也正因为如此,它们是孤独的。]
它们奔跑在广阔的土地上,有着无人可及的美丽身影,以及那无限飘扬的悠远鸣叫声。传说它们可以带来幸福,然而在它们被尊为圣兽的几百年后,人类开始了侵略和杀戮。
[然后呢?]
[它们不能攻击人类,所以只能用自己的角刺向彼此,灭亡了自己的一族。]
[好可怜。]
我睁开了眼睛,看见不远处的树下出现一个光团,逐渐有了形状,修长有力的腿,白色的皮毛,额间独特的印记。我坐了起来,朝着它跑了过去。
[那只是亡灵罢了。]
[我听到了,它哭泣着的悲鸣声……]
穿过它透明的身体,我伸出的手有些颤抖,渴望拥抱却一无所有。他走到我身边,将我抱入了怀中,贴近他的胸口,我可以听见他的心跳声。缓慢得悲伤。
[它们不会怨恨任何人,因为命运是无法改变的,它们的消失从最初的开始就被决定了,所以它们只是接受。]
而我们也是一样。
我不再说话,在他的怀中闭上了眼睛,等待他温柔的话语。
[I’ll show you a memorial dream next night……]

〈第五夜的梦,赤色羊羔的刻印〉
我走过花园,黑色的皮靴有水的痕迹,夜晚的水气,在人没有察觉的瞬间冰冷了空气。等待他的时间是无趣的,我在微湿的土地上转着不完整的圆圈。
然后的突然之间,他出现在我面前,怀中抱着一只羔羊,也许才刚刚出生,眼睛尚未睁开,身上还是湿漉漉的。我伸出手摸了摸,如死去了一般僵硬。带着茫然的眼神,我抬起头望着他。
[这是必须死去的羊羔。]
[为什么?]
[在第六这个顺序被生下来的孩子是不被认同的,因为体内会流着撒旦的血液,除非用刚生下来的小羊的鲜血淋满全身,否则诅咒无法解开。]
[那……它呢?]
[它已经死了。]
我从他手中把小羊抱了过来,它的脖子底下有一条细长的伤痕,也许早已流尽了血液。而他的眼睛也有着同样的色泽,那异常温柔又透着悲伤的目光,也许已经死去了很久。
声音从他的嘴角泄出,带着我不明了的感情。
[所以诅咒被解开了,虽然不可能再被原谅。]
[我……]
[I’ll show you a memorial dream next night……]


〈第六夜的梦,窗棂边的白皙手臂〉
推开木制的房门,我听见空气中细微的响动,地板“吱吱”作响。在我问他将我带到这个房间的原因之前,他的手指向了窗户。有一只手臂,白得让人恍惚。
[想去摸摸看吗?]
[为什么?]
[因为可以看见未来,但并非你所渴望的。]
他轻轻地说着,声音稍显哀伤。我的视线从他瞬间失神的脸上移开,再次望向窗边的手臂。没有人期待的未来,无法理解那是怎么样的一种荒芜。
甚至是我都知晓的事情,人类的愿望。
[我不明白……]
[其实很简单,就是永远无法幸福。]
女巫的手臂,无数次地轮回,被称为禁忌的诅咒。我不能将目光移走,眼角开始疼痛,干涩得可怕。他高大的身躯是何时挡在我的面前、何时将我的头埋入他的胸口,丝毫没有发觉到。
[这是最为真实的未来,也是每个人都必须背负的未来。可我却愚蠢地想去反抗它,明知道会带来更庞大的毁灭……]
[没关系,因为我会幸福。]
我紧紧地抓住他背后的衣服,突然很怕他会消失。而他却没有再说一句话,看不见他的面容,不知道他是悲伤,还是绝望。他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
[I’ll wait for your memorial dream next night……]


〈第七夜的梦,你终于不在我身边〉
漫无目的地行走,却无法停住脚步。我不知道自己要前往何方,内心充满了类似恐惧的情感,望向四周,寻找不到他的身影。
风景逐渐地变得熟悉,以及空气中漂浮的死亡的气息。那个有着骷髅头的坟场,没有眼珠的眼眶望着前方,永久的虚无。我穿过整齐的墓碑,走到一个棺木旁,他睡在里面,异常安静。
轻轻地触摸。彻骨的冰冷,他的肌肤失去了应有的触感,僵硬苍白。我握住了他的手,还未感到悲伤,泪水却已先流淌。划破了空气,刺痛了脸颊。
[请你睁开眼睛,请再一次对我微笑,纵使这只是梦境,请留在我的身边。]
[你已经继承了所有的记忆,所以,这个梦也必须消失……]
天空中响起不知是谁的声音,我抬起头,看见暗灰色的世界一点点地崩析破碎,还有他的身体,那整齐的墓碑,虚无的头骨,所有的一切。不可找寻。
我伸出了双手,可以抓住的,一无所有。
[It was the last dream,the last broken dream……]


我终于醒了过来。
月光透明得照在百色的窗帘上,我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脸颊边泪水未干。庞大的记忆涌入我的体内,那持续了很多个世纪的,充满了血腥以及悲伤的、背叛以及离别的,死亡以及生命的。
是的,他把它们称为命运。
泪水再次涌出,我在惨白的窗前跪下,双手合十。并非祈祷,只是长久以来,不断重复的忏悔。
永别了,我的父亲。

さようなら……

The End(2008.06.12)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文字色
名前
テーマ
メール
ホームページ
コメント
閲覧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聖魔之血][君の望み|Endless/CA][中長篇/完結] HOME [銀魂][很想說愛你/高銀][中短篇/完結]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自我介紹


某瞬(♀)

联系方式
QQ:394850351 (验证有)
Skype:devilshun (放置中)
Twitter:devil_shun (低浮上)
weibo:某瞬 (偶尔诈尸)
pigg:devilkoyapi (半废弃)
pixiv: (摆设)

大龄NEET
NICO厨 VOCALOID+游戏实况
个性懒惰 被传染强迫症
兴趣 写文+PS+MMD
恋癖 打耳洞

详细请看置顶日志
最新評論
[05/27 Asako Sato]
[09/18 雪鹰领主]
[05/24 R]
[06/07 进击的三酱]
[06/01 进击的三酱]
留言板
Smiley*2
足跡


free counters
博客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