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縛られ、惑わされ、砕ける終焉に消え去ってゆく
08年写完(开坑是06或者07年)的小說,之前也發過,有些錯字想修改的時候發現字符超越上限無法保存(大概是從FC2搬過來時直接導入XML的原因。。吧?
於是就順便把一些略生硬的地方修了一下重發(基本都是H戲),整體沒有太大變化
希臘神話中的女性角色卡桑德拉、戈萊、得墨忒爾在本文中皆為男性(其實現在看來這三個用原本性別寫的話豈不是一對百合一對基還有一對是BG這種完美陣型么,當初還是太年輕啊哎。。

-----

冥王星距离太阳非常遥远,几乎不受太阳的照射,所以温度非常低,据估计表面平均温度低于零下200摄氏度。
希腊神话中,冥王星为哈迪斯所居住的地府。

哈迪斯一点一点地睁开眼睛,一片沉寂,墙壁上的蜡烛闪着黯蓝色的火光,仿佛随时都会熄灭般的微弱。太阳的光芒只照射在美丽而满是幸福的奥林匹斯山,从不属于他。
黑色的帘幕轻轻晃动,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男子。他有着淡灰色的及腰长发,以及同样色泽的双眸,手中端着的盘子中有一只精致的瓷制茶杯,微微冒着热气的红茶的香味逐渐溢满了房间。
男子名为查龙,是主宰这阴暗地府的哈迪斯的唯一的仆人。
“哈迪斯大人,该用茶了。”
没有回答,哈迪斯只是看着查龙,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他用手粗略地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再次转头,叫道:“查龙,过来。”
“是。”查龙的声音略显冷漠,脸上也一直没有表情。他将盘子放在一旁的木桌上,走到哈迪斯的床边。
“查龙啊,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哈迪斯轻轻地问:“为什么我可以知道每个人心中所想的事情,却唯独看不见你的心呢?”
“那是因为……”
“因为?”
“因为我心中所想的,全部是哈迪斯大人您。”查龙在开口的瞬间闭上了眼睛,掩盖了一丝慌张与不安。
“你在敷衍我吗?”
“不敢。”
“作为惩罚……”哈迪斯没有说下去,他知道查龙明白自己想要说什么。随后,他的目光下垂,仿佛陷入悲伤。“你能满足我吗?”



“我会尽全力的。”说着,查龙脱掉了白色的长袍,白皙的皮肤,匀称的肢体,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渴求的体态。他先跪在了地上,然后开始往哈迪斯的床上爬,用一种近乎猥琐的姿态。
哈迪斯抓住他的一把头发,将他的脸拉近。“你真是美丽,查龙。”
“不及哈迪斯大人您的亿万分之一。”查龙低下头,两只手握住了哈迪斯的阳物,瞬间,他的意识中一片炽热。然后,他张开嘴将阳物含住,反复地舔舐,他感到自己口中不断涨满。
带着嘴角冷静的微笑,哈迪斯说:“你的技巧还是和以前一样好。”
查龙放开已然坚硬的阳物,半跪着直起身子,打开自己的双脚,跨过哈迪斯的身体,将阳物对准自己的穴口插了进去。没有润滑,没有爱抚,痛的感觉通过细胞与神经传入脑中,但他没有停下,他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连“下意识”都是不被允许的。一点点地向下,内壁排斥着异物的入侵,可一旦进去了就紧抓着不愿再放开。当全部都放进去后,整个人如同被刺穿了一般,无法动弹。他望向哈迪斯。
冥界之王的脸上有着一如既往的神情,仿佛被黑暗剥夺了一切。是的,那被人们称为虚无。
[哈迪斯大人,您……]
“你在做什么,自己动。”再次开口,依然是淡漠的口吻。
“唔……是。”查龙开始扭动自己的腰肢,先很缓慢,然后加快频率,向上,往下,不停地重复。疼痛依然从内壁蔓延,却又接近麻木。
而哈迪斯的表情没有变,淡然而冷漠,仿佛面前这个人以及这个人所做的事情与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纵使他们此时结合在一起,他对他没有任何意义——至少在那时,哈迪斯是这样认为的。
就这样持续了很久,疼痛感已经消失了,欲望也随之加深,内壁将哈迪斯的阳物吸得紧紧的,却有着无法满足的错觉。查龙自己的阳物也立起头来,肿胀着非常难受,可哈迪斯在他身上施过咒,使他只能在哈迪斯的控制下射出来。前后的欲望集中在一起,查龙口中开始发出低声的呻吟,嗯啊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异常清晰。
“很想要吗?但我说过,这是对你的惩罚。”说完,哈迪斯坐了起来,全身近乎无力的查龙非常轻易地躺倒在床上。离开查龙的身体时,那内壁还是紧紧地吸着阳物,哈迪斯丝毫不在意地退了出来。
突然的抽离比被填满还要难受,查龙的穴口像在渴望什么似的一张一合。欲望的驱使下,他对面前的男人乞讨着:“哈迪斯大人,请您……给我……”
“你真的这么想要吗?”
“是的……”
“可是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怎么知道你没有骗我。”
“我决不会骗您……”
沉默了片刻,哈迪斯说:“好吧。但是,没有下一次。”
“是……啊……嗯唔……”
在查龙说话时,哈迪斯攻入了那不断张合的穴口,挺进了最深处。一下又一下,似乎不想给对方喘息的机会。查龙也迎合着对方的动作,双腿用力地加紧,已无力思考其他的事情,压抑的呻吟声也随着快感而变得放肆起来。
射入查龙体内的瞬间,哈迪斯闭上了那双冰冷的纯黑色眼睛。而几乎是同一时刻,查龙的眼底闪过一丝悲伤,一晃即过。
[哈迪斯大人,您可知道,我多么希望可以向您传达我的心意……]
暂时只听得见喘息的声音,哈迪斯离开查龙的身体,转向床的另一边坐着。
查龙只觉得像死过一般的无力,但他还是用手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手臂轻微地颤抖。他慢慢下了床,拾起自己的衣服,穿上。他走到木桌旁,用手托住茶杯,转身低下头,声音已恢复了冷漠。
“茶凉了,我去帮您换一杯。”
“你每次都这样,刚才还是那么的淫荡,简直不像同一个人。”哈迪斯的声音逐渐变低。“也许你在想的与你所说的,也是不一样的……”
“……请您稍等片刻。”
拉开帘幕,查龙走出哈迪斯的卧室。一眼望去仿佛没有尽头的走廊,黯蓝色的火光,无限延伸。迈出第二步时,查龙的身体一阵摇晃,然后斜靠在墙壁上。杯中的茶水因晃动溅洒在白色的袍子上,枯黄的颜色,就如同腐烂所陈述的感觉。许久,他都没有动一下。
近乎绝望的淡灰色眸子,眼泪一点点涌了出来,无声无息,布满了脸颊。
“哈迪斯大人……”

奥林匹斯山。
似乎在任何时候都充满了欢笑的声音,抬起头可以看见有着金色翅膀的精灵在飞舞,两旁的花丛中盛开着美丽鲜艳的花朵,洁白的石头铺成的道路一直通向宙斯所居住的宫殿。
每个人都面带微笑,温顺而友好的模样。
哈迪斯面无表情地向前走,对这些视而不见。他知道表面的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光并不是不单独的存在,有光必定有影子。他则是影子的接收者,观看逐步溃烂的真相。如此的肮脏……
“哈迪斯大人,您的气色还是这么好。”
[这么阴暗,让人心里不舒服。]
“来见宙斯大人吗?兄弟感情真是好。”
[真是的,宙斯大人那么尊贵,哪是这种人可以接近的。]
[永远在地府里不要出来就好了。]
[快点消失吧……]
耳朵里充斥着扭曲的声音,类似耳鸣,尖厉难听。哈迪斯感到一阵晕眩。
走到大殿前,他听了下来,穿着白色长裙的侍女为他推开了门。金色的大殿,很刺眼,宙斯斜坐在他的石椅上,金黄的卷发长长得拖到了地上,脸上有着慵懒的神情,半睁的眼睛透着幽幽的蓝色。他看见哈迪斯,站了起来,不明意义地笑了。“好久不见了,哥哥。”
哈迪斯没有动。
宙斯脚步轻快地走下石砌阶梯,跑过去抱住了哈迪斯的脖子。泛白的亚麻色布裙轻轻飘起,发丝在空中纠缠。但是被他抱住的人没有任何反应,肌肤相触的地方冰冷异常,他有些失望地放开了哈迪斯。“你还是这么冷漠。”
“我有什么义务要对你热情吗?”
“那倒没有。”宙斯用手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依然笑得很暧昧。“今天怎么有空来呢,我无情的哥哥。”
哈迪斯微微沉默,然后说:“我想问你阿波罗的行踪。”
“阿波罗?”宙斯的眼睛微扬。“他不在太阳神殿吗?那孩子跟你一样,不常来这里的。”
“你的意思是你也不知道。”
“是啊,我也不知道。”宙斯眨了眨湛蓝的眼睛,重复着哈迪斯的话语。“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想问些事情而已。既然你也不知道我就告辞了。”说完,哈迪斯转身准备离开。
宙斯拉住了那长长的衣袖,然后挽住哈迪斯的手臂。他凑到哈迪斯的耳边,轻轻地说:“不要急着走嘛。你难得来一次,陪我一下不行吗?”
“我说过,我没有这样做的义务。”
“你在害怕。”宙斯直直地望着哈迪斯的眼睛,深处,惊人地相似。他的嘴角依然上扬,持续而静默,甚至类似悲伤。
“我在害怕?”哈迪斯回视那目光,很长时间,他开始笑,扭曲着嘴角,发出低沉的笑声,他以他自己的方式,开始冷笑。“是的,我在害怕。我根本不想来地府以外的地方,无论是人还是神都说着口是心非的话,这个世界让我觉得恶心。”
宙斯慢慢地,抱住了哈迪斯的肩膀。“从小开始你就憎恨自己的这种能力了对吧,我一直都知道,但却无法理解你的痛苦。为什么要让美丽而聪明的你遭遇这种事情,我可怜的哥哥。”
“不要同情我,我还有没有沦落到那种地步。”
“哥哥,难道我所想的与我说的,也不一样吗?”宙斯的脸贴着哈迪斯的脖子,还是那样冰冷,瞬间,他感到庞大的悲伤,逐渐蔓延。“我也和这个世界一样肮脏吗?”
“你什么都没有想,你的内心一片空白,清澈到透明。”哈迪斯感受着脖子的肌肤的温度,和他自身没有任何区别的温度。他慢慢推开宙斯的手,向前走,然后转身。“所以,你也是一样的。”
“是吗?我也是一样的。”宙斯再次笑了。“太好了,原来我……”
——您将与您的命运相逢,虚无而空白的命运……
——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生命,是没有意义的。
“我希望……你可以遇见一个和我们不一样的人,希望那个人,可以减轻你的痛苦。”
“你在说笑话吗?”
“这是身为弟弟的我,为你献上的祝福。”
“……如果你真的是万众所推的宇宙之神,就回答我一个问题。”哈迪斯的面容,瞬间,一丝晃动。他心中有一种感觉,叫做迷惘。“当我遇见一个无法读出心思的家伙,那代表什么?”
“我想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
“那个人是爱着你的吧,全心全意地。”
——因为我心中所想的,全部是哈迪斯大人您。
“今天真是多谢你。”哈迪斯说话时转身,声音因而显得异样。“让我听了两个这么无聊的笑话。”然后,他开始往前走,门再次开启,又关闭。大殿仿佛一瞬之间恢复了寂静。
宙斯返回了他的石椅,就如同哈迪斯没有来的时候那样。
“不用谢,自傲而可悲的哥哥。在这个世界中,你是最善良的,正因为这样,才更加无法接受。无论是腐败的大地,还是自身的命运。我……无法改变已经定下的预言,也无法救赎你,所以……”
只有祈祷,希望你可以幸福。

哈迪斯回到地府后,似乎过了很久。对于神来说,时间是毫无意义的,他们只拥有永远。永远的生命,永远的死亡。
卧室中,哈迪斯喝完了第三杯红茶。他将茶杯放在一旁。
查龙静静地走过去,一如往常地鞠躬,端起空掉的茶杯,准备重新泡一杯。同一时刻,他的手腕被哈迪斯抓住,茶杯掉落在地上,破碎的声音非常僵硬。“哈迪斯大人,您不舒服吗?”
关心的话语,冷漠的神情与语气。[查龙,你到底是什么?]
哈迪斯站了起来,把查龙压在了墙壁上。什么都没有说,他就吻住了查龙的嘴唇,也不理会他的轻微的挣扎,粗暴地攻入了他的口腔,舌头不停地纠缠。
就在查龙感觉要窒息的瞬间,哈迪斯放开了他。查龙的嘴唇红得像可以滴出血来,大口地喘气。他的表情有些僵硬,靠着墙壁的身子滑坐在了地上,收起腿,抱住了膝盖,惶恐而隐忍。
“不要企图欺骗我。”哈迪斯单膝跪地,打开查龙的双腿,掀开他的长袍。阳物高高地昂起头,哈迪斯将它握入了手中,轻轻地用力,他听着查龙口中呻吟着因快感而发出的声音,说着:“要不要我帮你,查龙。是我的话,你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请您……”查龙压抑着身体的颤抖,尽量使声音平静。眼泪却不自觉地涌了出来,打湿了脸颊。“请您不要做这样的事情,请不要让这么污秽的我玷污了您的双手,您是高贵的冥界之王。”
“我能做些什么?可以做什么?你能告诉我吗?”哈迪斯的纯黑色眼睛闪着空虚的光泽,仿佛被切断了视线,彷徨着没有焦距。“查龙,你爱我吗?”
“我没有爱您的资格。”
哈迪斯站了起来,坐回了桌旁。沉默,突然间降临,扼住了呼吸,冰冷的空气变得更加凝重,模糊了现实。谁也不愿先开口,不敢先开口,他们之间,遥远不可触及。
突然,一道金色的光透过墙壁飞了进来,一阵乱窜,最后变为一张卷起的羊皮纸,掉落在哈迪斯手中。
“传信精灵?”哈迪斯慢慢地将羊皮纸展开,快速地扫过。“阿波罗……请我去太阳神殿。”
“我去帮您准备衣服。”查龙手扶着墙壁,想要站起来。
“不用了。”
“请您……一路小心。”
查龙低着头,垂下的长发恍惚了神情。哈迪斯看了他一眼,走出了卧室。黑色的帘幕轻轻摆动着,发出粗糙的声响。查龙将头抬了起来,轻轻地擦拭掉脸颊边的泪痕。穿起长袍,也走了出去。
[我好像……总是在哭泣。我想陪在哈迪斯大人的身边,希望可以知道他的一切,却又害怕太过接近。哈迪斯大人的身影看起来总是如此的寂寞,在这远离世间光明的地府,他一个朋友也没有。只有我,只有我这种低微卑贱并且什么都无法为他做的人在身边,这样的无力。我憎恨自己,渴望自己可以消失掉,但是如果那样的话,哈迪斯大人就真的只剩一个人了。那样,太寂寞了。]
查龙一边想一边走,想着那些从未道出的话语,从未传达过的心情,悲伤而又欣喜。很快地,他来到了地府的入口,绝望之门。有着裂痕的黯白色的石门,刻着有些模糊不清又让人不能不去看的文字,希腊文,好看的字体。
凡入此门者,须舍弃一切希望。
靠着门坐下,查龙闭上了眼睛。
[第一次看见这些文字时,也是遇见哈迪斯大人的那个时候,我曾对自己说过,我可以放弃所有的一切,但只有一个心愿,想要保留的只有一个愿望,永远在哈迪斯大人身边服侍他,并且……]
很安静,耳边只有风的声音。其实地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很干净的地方,这里只有灵魂,人类回归到最原始的模样,再无需去坚持生存下去的欲望。
“您是……”空洞的声音从空中传来,逐渐变大。“您是冥界之主,哈迪斯大人的守护者查龙吗?”
“是的,我是查龙。”看着面前仿佛突然出现的男子,查龙没有太多的惊奇。那个人全身被白色的光包裹着,模糊的表情类似悲伤,更多的却是空虚,带着希冀,却已然绝望。查龙对他说:“您是来找我的吗?还是哈迪斯大人……”
“我是发布预言的人,我叫卡桑德拉。”自称卡桑德拉的人打断查龙的话,用那冰冷的声音说:“您将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死去。”
“您所说的话,我无法相信。”查龙没有丝毫犹豫地说:“因为我并非活着的生物,所以根本无法死去。”
“请相信我。无论是人还是神,都无法逃离自己命运的轨迹。我的预言从未出现过差错,请从您所爱的人身边离开。”
“我想我无法做到,正如您所说的,我不可能从命运中逃开,而对于我来说,他就是全部的命运,我不可以离开他。”查龙在说话的时候,好像在笑,嘴角有着漂亮的弧线。“也不想离开他。”
卡桑德拉陷入了沉默,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他已经习惯了,因为诅咒,没有人会相信他所说的话,他一直觉得悲伤,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所说的预言中的那些人,太过残酷。这个坐在自己面前有着寂寞笑容的男子,如此的透明,快要碎掉了。
“为什么……”查龙扬起了脸,灰色的眼眸一片朦胧。“为什么您的神情……这样的悲伤?”
卡桑德拉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捧住了查龙的脸,轻柔而冰冷的触感。如果爱着他的人也如查龙一般真实而直白,就不会存在这么多痛苦了。
“请不要悲伤。”查龙握住了卡桑德拉的手,轻轻地说:“而且,若是为了他,献上生命也是心甘情愿的事情,为了他的幸福……”
“可怜的人……”说话间,卡桑德拉的身体变为一点点的光的碎片,向天空飘去。当他的脸消失的瞬间,伴随着类似泪水的光点,他笑了。
[您的命运若是失去了您,将无法触及所谓的幸福……]
查龙望向天空,直到什么都看不见了,他才再次闭上眼睛。
[哈迪斯大人,请您快点回来……]

哈迪斯来到太阳神殿,没有看到卫兵,只有通往内殿的石头阶梯上坐着一个头发火红的青年男子,赤裸着上半身,身形匀称,明亮的眼睛,相似于宙斯的面容,只是坚毅一些。他是太阳神,阿波罗。
“您能来真是我的荣幸,哈迪斯叔叔。”
“有什么事么?”哈迪斯在离阿波罗不远不近的地方停了下来,一如往常的冷漠眼神,冰冷而不可接近。
“真是贵人多忘事,您前段时间不是还向父亲大人问过我的行踪吗?真是抱歉,我有事出门了。”阿波罗有很漂亮的笑容,如在燃烧一般的温暖。“本来应该直接去地府拜访您的,但父亲大人说您不喜欢被打扰,您不会怪我无礼吧。”
“……果然是父子。”哈迪斯的声音很低。
[无论是长相还是内心所想的,让人感到恐惧的空白。他们都一样,没有人是真实的。]
“您说了什么吗?”
“没什么……我想问你,有关卡桑德拉的事情。”
“卡桑德拉……吗?”阿波罗的神情瞬间有一丝晃动,那个他无法拥抱入怀的男子,在离他最遥远也最接近的地方,从不曾触碰。他的笑容很快恢复,问:“您想问有关他的什么呢?”
“他的预言。”
“他对您说了预言是么?但是您并不相信他所说的任何一个字。”阿波罗稍稍停顿,回视着哈迪斯望着他的眼睛,继续说:“这是诅咒。”
“是你下的诅咒。”哈迪斯的问题宛若陈述。
“是的。”
“纵使你这样说,我还是无法相信他的话。”
“所以说,这是一个诅咒。”不知何时,阿波罗收起了笑容,有着刚强轮廓的脸显得有些悲伤。只是一瞬,眼中的火焰支离崩析。“恕我冒昧,预言的内容……”
“和你没有关系。”哈迪斯如冰的声音——无人察觉到——有些混乱。
“您说的是。但是我真的没想到,您也会被卡桑德拉布下预言,因为您看起来……与这个世界那样遥远。”不给哈迪斯置疑的时间,阿波罗自己说道:“卡桑德拉他,只为爱而预言。”
[爱……?]
“有人爱着哈迪斯叔叔您啊。”
——哈迪斯大人……
[难道,宙斯所说的是真实?我可以……相信什么……]
“事实上,我也有属于我的预言。”
“你也……”
“我是自食其果,所以心甘情愿。”阿波罗的面容平静到疼痛,悲伤而孤寂。太阳永远那么明亮,带给人们光明与温暖,但是无法接近,会被灼伤。太阳的光芒,就是他不断哭泣的眼泪。冰冷滚烫。
“我爱着卡桑德拉。”

已逝<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文字色
名前
テーマ
メール
ホームページ
コメント
閲覧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已逝<二> HOME 邪魅の雫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自我介紹


某瞬(♀)

联系方式
QQ:394850351 (验证有)
Skype:devilshun (放置中)
Twitter:devil_shun (低浮上)
weibo:某瞬 (偶尔诈尸)
pigg:devilkoyapi (半废弃)
pixiv: (摆设)

大龄NEET
NICO厨 VOCALOID+游戏实况
个性懒惰 被传染强迫症
兴趣 写文+PS+MMD
恋癖 打耳洞

详细请看置顶日志
最新評論
[05/27 Asako Sato]
[09/18 雪鹰领主]
[05/24 R]
[06/07 进击的三酱]
[06/01 进击的三酱]
留言板
Smiley*2
足跡


free counters
博客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