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縛られ、惑わされ、砕ける終焉に消え去ってゆく
・关于贞德,是根据wiki和各种妄想的结合体
・过去捏造有,不如说全部都是
・OOC(特别是龙之介)注意


“吉尔,其实我真正的愿望,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女性过完自己的一生。但是,神选择了我,所以我……”
满眼橘红色的火光,美丽的少女站在火光之中,双手握着十字架,脸上有着平和的笑容。大而清澈的眼中可以看到的,不是恐惧也不是绝望,而是淡淡的悲伤。
吉尔・德・莱斯站在围观人群的队伍中,脸上没有能称为表情的东西,空白。他一动不动地看着火光中的少女,仿佛要将她的一切都刻下痕迹一般。
贞德,我的圣女,你为何如此的遥远。
“元帅大人……元帅大人……”
听到呼唤声,吉尔才回过神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有着男仆打扮的青年。广场上已是空无一人,就如同从一开始就什么都不曾存在过一样,寂静。
“我已经不是元帅了,要说多少遍你才明白?”
“非常抱歉!……吉尔大人,我们回去吧,贞德大人她已经……”
“你在说什么,贞德她不是还在这里么。”吉尔将视线从男仆身上移开,望向不特定的方向,失去表情的面容陷入了一种平静的疯狂。“她是被神所选中的圣女,就算肉身被摧毁了,只要灵魂还存在,无论多少次,她都可以转生复活。”
“吉尔大人……”
“这是只有我能做到的事,除了我之外没人能做到的事,因为她所选择的人是我。”疯狂中掺杂了一些喜悦,吉尔又将视线移回男仆身上。“你快去做准备吧。”
“准备?”
“复活仪式,明白了么?”
“……是。”
男仆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犹豫,很快地被一种类似悲伤的颜色取代。他点了点头,离开了广场。再次降临的,寂静。
就像是没有遇见她之前的,自己的生命。
“我一定会让你复活的,并且……”

一定会将你的愿望……

“老爷,你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发呆。”
龙之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从被切得有些看不出原形的物体上移开了细长的手术刀。手上和衣服上都溅满了血液,那黯红的色泽如同某种生物一般,附着在他身上,融为了一体。
“半途而废是不对的哦,龙之介。”
“还不是因为老爷你在发呆,而且……”龙之介用有些蔑视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物体。“又失败了,总是做不好。”
“没关系的,龙之介有天分,失败一两次也不用在意。”脸上有着近似和蔼的笑容,吉尔把桌上的残碎物体扔到一边,并从铁质笼子里抓出了一个男童。
处于极端恐惧状态的男童,因为目睹了同伴的死,精神开始有些崩溃。可是身上被施了魔法,不能动不能闭上眼睛甚至无法昏过去,被强迫地保持着意识的清醒。
“来吧,再试一次。”吉尔用尖长带血的指甲在男童的身上画了几条线,然后放到龙之介面前。
如同下意识一般,龙之介举起了手术刀,首先剖开了男童的肚子,新鲜的血液以及器官的气味,通过鼻腔,刺激着他的大脑。这种快感和性爱所带来的很相似,而且更加的直白,只要尝过一次,就无法忘记。
甜美的毒药。
“老爷你……会做梦么?那个……叫贞德的少女……”
“龙之介?”
“我在梦里看到一个很像老爷的人,但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因为……”
“因为?”
“他,在……啊……”
龙之介的刀不小心切断了男童的动脉,血液四处飞溅,溅到他眼角的红色液体,就如同他从未流下的眼泪,疼痛得可怕。
“对不起老爷,我不该说这种事的。”
“不用道歉,好奇心不正是龙之介的优点么。龙之介看到的人应该是我没错,愚蠢并一无所知的……我的过去……”
“不用说了,不管老爷过去是什么人,做过什么事,只要现在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我开始变得奇怪。
有一种情感在我的体内发芽,不,也许从很早以前它就存在了,它躲在角落里,等待着时机,展露它丑恶的姿态。
我知道那是什么,那叫做,嫉妒。
——龙之介,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你也要来哦。
嫉妒着想要一个人变得幸福的姐姐,所以,杀掉了。
——龙之介,这是下个月要上交的表格,我已经帮你填好了。
嫉妒着做任何事都无比完美的同事,所以,杀掉了。
——龙之介,我喜欢你。
嫉妒着能够如此轻易地爱上别人的女人,所以,杀掉了。
就在我以为自己能够幸福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所拥有的,只剩下杀人带来的快感。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
那么,就将这种快感无限地扩大吧。
失去了嫉妒,只是为了杀人而杀人,甘甜美味的杀人之旅,从未如此快乐过。
可是现在,为何它又出现了呢?
老爷,我也许,会将那夺去老爷视线的少女杀掉。那样的话,老爷会把我杀死么?
用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方法……

“又失败了。”
吉尔看着手中已失去的呼吸的男童,叹了一口气。双腿已被卸下的男童正在被切开腹部,但还没等吉尔将整个腹部切开,男童就因为失血过多丧失了生命。
“您没事吧,吉尔大人?”男仆从吉尔手中接过男童的尸体,眉头轻轻一皱,但整个地下室早已堆满了这样残缺的尸骸,浓厚的腐烂的气味取代了空气,渗透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习惯着,麻木着。
“还不够,还需要……更多……”吉尔说着,嘴唇轻颤。原本端正的面容因长期的营养不良,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形态。“去召集更多的孩子。”
“可是……”
“可是什么?”
“已经有人开始怀疑,说自己被带走的孩子一直都没有回去,还有人说您是恶魔,这样下去,也许会发生暴动……”
“没关系。领地的安定,人民的信赖,这些都不是我期望的东西。我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复活,除此之外的一切都……”
——不需要。
听过无数次的话语,而自己出了回答遵命之外什么都做不到。男仆无法阻止吉尔,因为一切都太过真实,包括吉尔所阐述的愿望。
堆积了数不清的生命的,单纯而唯一的……

“如果能被老爷杀掉的话,也许我就可以变得幸福了。”
“突然说些什么啊,龙之介。”
龙之介抬起一直靠在吉尔身上的头,看了看吉尔投来的疑惑的目光,随即又低下头。
“我一直在思考,可以获得幸福的方法。如果一开始,我不去嫉妒任何人,是不是就可以幸福?杀人的确为我带来了快乐,这是做其他任何事都无法得到的感受,但也仅此而已,杀下去杀下去就这么一直杀下去,我也无法接近幸福。”
“龙之介为什么要追求幸福呢?”
“我也不知道。”龙之介抬起吉尔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老爷,杀掉我试试吧。”
“龙之介是我的Master,我是不会杀掉你的。”吉尔轻轻一笑,想抽走自己的手。
“老爷你,也是会想要幸福的吧。”
“我的幸福?”
“那个少女……如果我杀了她的话……”
喉咙突然一阵疼痛,龙之介的脖子被吉尔紧紧地掐住。吉尔前一秒还满是笑容的脸瞬间失去了表情,眼神也冰冷起来。
龙之介开始有些抽搐的脸上,有一种恍惚的愉悦。
“没错,老爷,就是这样。就这样把我杀掉,然后把我吞食,这样的话我一定就可以……”
……幸福吗?
这种结论,是正确的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挤进肺中残存的空气,龙之介大声地笑了起来,不完整的笑声类似悲鸣,扩散到空气中。
吉尔放开了手。龙之介跌坐在地上,笑声转变为剧烈的咳嗽声,仿佛要撕裂喉咙一样。
“龙之介,这绝不会是你所追求的东西,也不是……我的……”
抬头望向吉尔的脸,龙之介看到的,是至今为止一次都没见过的表情。揭下了狂气的外壳,剩下的是悲伤?悔恨?绝望?还是,等待了太久的寂寞?
不知名的情感充斥了整个胸腔,叫嚣着,疼痛得不知所措。
“老爷,对不起……对不起,我明明知道老爷你见到那个少女后有多开心,明明知道老爷你的愿望是什么,我却想为了自己而摧毁老爷的愿望,我……”
做了人生中最愚蠢的一个选择。
“请不要道歉,龙之介。你是将我从那片没有边际的黑暗之中召唤出来的,赐予我救赎的,重要的Master。”
“是我,救了老爷?”
“是的。”
“对老爷来说,我……很重要?”
“是的。”
龙之介愣了一会儿,伸出手摸了摸脖子,被掐处隐隐作痛。
“这个,会留下痕迹吧。”
“没关系,用治愈魔术就能消去……”
“就让它留下来吧。”龙之介反握住吉尔向自己伸来的手,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堆满了笑容。“因为我做错事了,所以就把它留下来吧,作为一个惩罚。我真的很喜欢老爷,想一直待在老爷的身边,不想再做些让老爷困扰的事了。所以,为了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好么?”
“你喜欢疼痛么?”
“如果是老爷给的,无论是什么我都很高兴。”
“我自虐的Master啊。”
将龙之介略显单薄的身体抱入了怀中,吉尔突然想起几百年前,还没有战争的某段时光,城镇边缘的某个小村庄,一直用好看的笑容来迎接自己的少女。是否也是如此的温暖?
无从记起,除了那空无一人的处刑场的冰冷的空气。
“龙之介,很温暖呢。”
“老爷,你在哭么……?”
“……”
“不要哭……请不要哭……”

这是我的请求,也是我唯一的愿望。

“又是,同一个梦。”
龙之介望向四周,本应是从未看过的风景,从未呼吸过的空气,也因来的次数过多而变得无比熟悉。
为什么总要做着同一个梦不可呢?为什么要一直看着他的背影不可呢?龙之介不知道,只是下意识——甚至是接近本能——地开始寻找吉尔的身影。
“老爷,在哪里?还是……在哭么……”
突然一阵骚动,龙之介转过身,看见一大群人在空地上围出了一个圈,圆圈的中心有一根木柱,有一个人被绑在了上面。
“老…爷…?”
被绑住的人毫无疑问的,就是吉尔・德・莱斯,此时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着一无所有的天空。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这里,明明贞德都还没有复活,而自己却被抓来这种地方。
“把我的孩子还回来!”
“为什么不去察觉呢,为了贞德的复活而献出生命的少年们,他们的纯洁与高尚。人类果然是无比愚蠢的生物,神啊,您所选择的少女因为这些愚蠢的人类而失去了肉体的生命,您感到痛心么?”
“竟然说要复活那个魔女?!”
“他果然是恶魔。”
“烧死他!”
“快点火,烧死他!”
堆在吉尔脚下的稻草和干柴很快地被点燃,逐渐变大的火势呈现出的火光,似曾相识。他不再说话。
龙之介想走过去,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他看见一直站在人群外围的一个青年男子慢慢地跪在了地上,在愤怒的人群中,他却在哭泣。
“吉尔大人……”
“老爷的……名字?”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去责备您,只有我无法说您做错了任何事。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说您是恶魔,也只有我知道,您是一个连唯一的愿望也无法实现的,可悲的人类。我……”
“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我不想看……”
人群的漫骂声,男子哭泣的声音,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无比刺耳。龙之介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要快点……醒过来……老爷……”
火焰中的吉尔开始出现痛苦的表情,龙之介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他有些愣住了。仿佛是不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东西,却又无比的喜悦,连脸颊边流过的泪水,都没有察觉到。
“太好了,太……好了……”

在吉尔怀中醒来的龙之介,紧紧地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将脸埋了进去。
“龙之介,你醒了么?你……在哭么?”
“因为,老爷你笑了啊。”

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老爷你的愿望也,一定可以……

“吉尔……”
火光中,应该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的吉尔此刻可以清楚地看到,金发的少女,从未改变过的笑容,向自己伸出的双手。
“你是来迎接我的么,贞德?”
“欢迎回来,吉尔。”

终于,可以去见你了。我最重要的……


The End(2011.12.04)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文字色
名前
テーマ
メール
ホームページ
コメント
閲覧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Fate/Zero][胡想瞎想梗①/Caster組&元帥貞德][片段] HOME 我甚至已經不再記得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自我介紹


某瞬(♀)

联系方式
QQ:394850351 (验证有)
Skype:devilshun (放置中)
Twitter:devil_shun (低浮上)
weibo:某瞬 (偶尔诈尸)
pigg:devilkoyapi (半废弃)
pixiv: (摆设)

大龄NEET
NICO厨 VOCALOID+游戏实况
个性懒惰 被传染强迫症
兴趣 写文+PS+MMD
恋癖 打耳洞

详细请看置顶日志
最新評論
[05/27 Asako Sato]
[09/18 雪鹰领主]
[05/24 R]
[06/07 进击的三酱]
[06/01 进击的三酱]
留言板
Smiley*2
足跡


free counters
博客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