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縛られ、惑わされ、砕ける終焉に消え去ってゆく
・没有开头没有结尾的短篇梗
・剧情从十年前的山神庙开始(本想从罗刹洞但那段记不太清楚
・游戏对白基本忘光,按氛围自己乱编,剧情顺序也可能有误
李逍遥是个大傻逼,虐李逍遥义不容辞


十年前的山神庙,和自己认知中的有着很大的区别,前方的树丛小径,明明已走过无数遍,此时却异样的陌生起来。
时间竟是如此可怕的东西?
李逍遥在那一瞬间就理解了,那些以为永远没有改变、永远不会改变的东西,早已在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时间里,变得面目全非。
甚至不容自己去质疑,接近绝望的事实。
——将该做的事做完了,或者,见到了你最想见到的人,法术便会消失吧。
想起了灵月宫主离去前对自己说的话,李逍遥感到了一丝迷茫。该做的事情是什么?最想见到的人是谁?在这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里,他所要寻找的到底是什么?
[这里大概是……时间的牢笼,我被人关在这这里。被谁?被我自己?如果……如果能在一次见到你,我应该说些什么呢?]
“我没能保护好你。”?
“我辜负了你对我的感情。”?
“你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
“对不起。”?
不知何时小径已到尽头,透过淡淡的云层望向山脚下的盛渔村,李逍遥沉淀在心底的空虚感一齐涌了出来,不可阻挡地,仿佛可以让他窒息。
“告诉我啊!谁来告诉我,如果我不存在就好了,如果没有我她们一定可以幸福的。快这样告诉我然后……”
[杀了我吧……]
不知可以传达给谁的叫喊声瞬时化作为空气,消散于山间的云层中,他嘴角抽搐,发出一阵干哑的笑声。
“一点都……不好笑啊……老天爷……我……是在后悔么?”
“你在这里干什么?”


李逍遥转过头,看到一个十岁左右的男童手中抱着一个木箱子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你……你是……”
“这里可是我的秘密基地,不要随便进来!”男童有些不满地嘟囔着,随即他的目光落到了李逍遥背后的剑上,脸上的神情突然改变,惊奇中夹杂着兴奋。“喂!那是真的剑么?!”
“啊……嗯。”李逍遥下意识地点了头。
“那你也是‘大侠’啰?村里人都说,我爹娘是劫富济贫的大侠,所以大家都很敬仰他们。”男童一脸自豪。“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和爹娘一样的大侠的!”
“为什么……你为什么想要当大侠呢?”
“因为很帅气啊!”
听到男童直率并不加掩饰的回答,李逍遥忍不住笑了出来。“噗……哈哈,哈哈哈,帅气,啊哈哈哈……”
“你……你笑什么啊!”男童不知是害羞还是生气,脸颊一阵泛红。
“抱歉抱歉,只是突然觉得我……不,没什么。大侠,很棒的梦想不是么?”
“你真的这样想?”
“当然。”李逍遥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男童的脑袋。“能当上,就好了呢。”
“嗯!”男童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像想起了什么一般,打开了手中的木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玉珠,递到了李逍遥面前。“你是个好人,就给你看看这个,我的宝物。”
“这是……什么?”
“摸摸看。”
“啊……很冰凉,像溪水一般……”
“怎么样,很神奇吧。”
[冰凉的触感,水蓝的玉珠隐隐溢出的光芒,这……难道是……]
李逍遥沉默了片刻,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并向男童问到,“你……想不想要一把剑?”
“想要!”男童猛地抬起头,睁大的双眼闪着异样的光。
“虽然真的剑不能给你,但这把剑的话。”李逍遥解开了一直和剑鞘绑在一起的另一把剑。“我以前用过的,木头做的剑,我想用这把剑,和你的珠子做交换。”
“……”男童并没有考虑多长时间,便把玉珠放在了李逍遥手中。“给你!虽然这珠子是爹给我的,但是现在更想要剑!”
“谢谢你。”
男童从李逍遥手中接过木剑,随即便兴奋地开始挥舞着,笨拙的动作,眼神却无比的认真。
“怎么样?”男童开心地笑着,“我还是有两下子的吧。”
“你……你以后会遇见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吧。”
[我在说些什么……?]
“你能够保护好她么?你有为她做任何事的觉悟么?你可以在任何时候都不放开握住她的那只手么?你有勇气可以接受……”
“当然能!”男童大声说到,毫不迟疑地,坚定无比地。
[那简直就是……]
“大侠本就是为了保护他人存在的,如果是我重要的人就更不用说,我会变得很强,变得非常非常强,强到可以保护所有人。”
[痴人说梦……]
到底有哪里不同呢?十年前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为什么十年前可以说出口的话现在想一想就害怕得想要逃走呢?为什么现在的自己是如此的……
男童往山脚下看了一眼,变得有些慌张。“糟糕,已经这个时辰了,回去估计又会被婶婶骂了,我该回去了。”
“嗯……”
向山神庙方向跑去的男童突然停下脚步,慢慢地回过头,脸上失去了所有的神情,嘴唇轻轻张合。
“你……没有保护好那个很重要的人么……?”
周围的世界开始扭曲,最后全部消失变为一片黑暗,李逍遥站在原地无法动弹,一种不知名的情感侵占了他的思想。恐惧?悔恨?过了许久,他才颤抖着张开了嘴。
“没能……保护好她……”
[以为自己可以保护她,可是当我察觉到的时候,她已经在离我那么远的地方。我伸出的手,根本就无法触及她。我以为一直紧紧握住她的那只手,在很久以前就松开了。]
无可否认的,事实。
“我从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我会如此的羡慕自己,羡慕那个一无所知的自己,羡慕那个无所畏惧的自己。
“但是,如果你知道你终有一天会变成我这样软弱的人,你还有勇气说出那番话语么?”
黑色的世界出现了色彩,同消失时一样的突兀,扭曲,晃动,趋于平稳。
“这里……是……”
他知道的地方,再也无法回来的地方,正前上方的额匾上“林家堡”三个大字,如同尖利的针,刺痛着他的眼睛。无法躲闪,没有地方给他躲闪。
环望四周,那一天的情景如同被刻入他的眼眸中的梦境一般,鲜明而残酷地,一遍一遍地重复。
——林家小姐这是第几次招亲了?上次抛的绣球貌似在里面装了火药,把别人半边眉毛都给烧光了。
——你是要报名么?要报名去后面排队。
——李兄!李兄也是来参加比武招亲的?
——逍遥哥哥……
——如儿,不可任性。
——呆瓜小贼,上来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
“为……什么……为什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空荡荡的,左边的胸口。他经常会想,她在离去的时候,是不是硬生生将自己的心脏掰成了两半并带走了其中一半,所以在想起她时,左胸口会如此的疼痛。
“我不会说‘全部带走就好了’这种话,因为这份疼痛是我的罪恶,是对我的惩罚。”
“喂,你在别人家门口自言自语说些什么呢?”
低下头,声音的主人正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己,尚稚嫩的脸颊,可也已开始有坚毅的影子,然后总有一天,她会成为那个温柔而坚强的……
“月……如……”
[见到你的话,我应该说些什么呢?]
“我的名字可不是你这种呆瓜小贼可以随便乱叫的!”
仿佛支撑他站立的力量消失不见一般,他慢慢地跪了下去,嘴角上扬,开始不停地笑,而眼泪又是何时掉下的,他不知道。捂住脸,蜷起身子,眼泪却依然止不住,像是要将今后所有的泪水都流光一样,在她的面前,每一次,都是在她的面前。
[啊……原来,什么都说不出口……]
“我爹经常对我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习武之人更当如此。”幼小的林月如蹲下身子,伸出手抚摸李逍遥的头。“但是,爹他曾经哭过一次,是在娘去世的时候,那是一生中只能流一次的眼泪,爹是这么说的。”
“林堡主……他……”李逍遥一点点地抬起头。
“你也失去了对你很重要的人么?”
[不要……这样问我……唯有你……我不想从你的口中……]
“那就好好哭一场吧,只有现在,没有人可以责怪你。”
仍带有泪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和之前那几乎陷入疯狂的不同,此刻的笑容,虽弥漫着悲伤,却显得无比平和。“我都忘记了,无论是哪一个时间的你,你就是你啊,一直都是如此,一直都是你,给了我那么多的……”
“……?”
“你现在幸福么?”
“嗯。”小月如点点头。“虽然娘已经不在了,但是爹他非常的疼爱我,家里的人也对我很好。”
“那,你听我说。”李逍遥的手轻轻搭上了她的肩膀,颤抖着,无比怜惜。“如果你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的话,就不要从你爹的身边离开,不要从苏州这片土地上离开。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遇见了谁、听到了什么话,你都不可以离开这里。不能……再遇见像我这样的人,不要再……跟着我……我……”
那是必须说出口的话,那同时也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口的话,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于喉咙深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他将小月如紧紧地抱入了怀中。
“我没有办法保护你,可是……即使如此,我还是想要遇见你,再一次,无论多少次,我都会去见你。……我是这么的任性,这么的无力,你会原谅我么?你还愿意……”
——那是当然的啊,李大哥。
“……谢谢你,月如……再见了……”
“等……”
小月如看着那个拥抱着自己的男人像烟雾一般地消失掉,就如同从未存在过一样。男人所说的那些话,她没有能听得太懂,但是男人所背负的伤口,确实地传达给了她,那是非常悲伤的事情,就算是自己也能够理解。
说不出口的,却是存在于那里的东西。
“如儿,你在做什么?”林天南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爹……”小月如转过身,握住了林天南的手。“爹,我还能变得更强么?能变得非常非常强么?”
“当然!你可是我林天南的女儿!”
“嗯。”
[到那时,我想要去见他,我想去保护他,让他不再露出那样伤心的表情,让他可以笑出来。然后……]

时光流逝,四季轮回。
纵然终将生死相别,我仍旧盼望与你再次相识。

The End(2012.12.12)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文字色
名前
テーマ
メール
ホームページ
コメント
閲覧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私は HOME 人生と言う部屋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自我介紹


某瞬(♀)

联系方式
QQ:394850351 (验证有)
Skype:devilshun (放置中)
Twitter:devil_shun (低浮上)
weibo:某瞬 (偶尔诈尸)
pigg:devilkoyapi (半废弃)
pixiv: (摆设)

大龄NEET
NICO厨 VOCALOID+游戏实况
个性懒惰 被传染强迫症
兴趣 写文+PS+MMD
恋癖 打耳洞

详细请看置顶日志
最新評論
[05/27 Asako Sato]
[09/18 雪鹰领主]
[05/24 R]
[06/07 进击的三酱]
[06/01 进击的三酱]
留言板
Smiley*2
足跡


free counters
博客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