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縛られ、惑わされ、砕ける終焉に消え去ってゆく
不知道是在漫畫裡還是在動畫里或者其他地方看到這樣一句話
「既然已經知道了,就無法再回到那個一無所知的自己。」

異常的,異常的,討厭這句話
想要回到過去,什麽都不知道,不知道幸福也不知道痛苦的自己
如果是那樣的自己,一定可以毫無顧忌得笑出來,一定可以放肆得哭出來
那會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但是我也同樣的,厭惡什麽都不知道的自己

今天在奶奶家掃地時突然回想起高中打掃衛生時的情境
當時每天只有兩個人值日,我一般掃地然後清了垃圾讓另外一個男生帶走扔掉,自動飲水機輪輪流換,下課如果他醒著的話就他擦黑板,如果他在睡覺就我去擦
突然無可自拔得懷念起那時的生活,千篇一律的,充滿絕望的,無比無趣卻又無比滿足的日子

也是從高中開始,我覺得自己房間的門變得非常沉重
覺得打開它,需要很大的力量,很害怕
明明只是一扇薄薄的門,可是那扇門之外的世界卻和裏面的相差那麼多
「打不開」「不能打開」
經常握著門把許久都無法動彈一下,最後坐在地上哭起來,一哭就是半個小時
嚎啕大哭?一點都不誇張,真的,真的好希望有人能察覺,能察覺到我被困在自己做出的牢籠里,動彈不得。。
可是,誰都不在,空蕩蕩的屋子,誰都不在

那段時間,「家」對於我來說是毫無意義的存在
睡醒出門和睡前看到的完全一樣的屋子,沒有人的氣息的屋子,一個月見不到他是常有的事情
甚至是過年,全家團圓的時候,家裡也只有我一個人,看著窗外的焰火,哭得一塌糊塗
「我會不會就這樣,被那個人丟掉呢?」
如果要丟的話,爲什麽不早點丟掉呢?為什麽不在我出生於這個世界之前,把我丟掉呢?爲什麽要給了我幸福,再將它摔得粉碎呢?

痛苦。難受。孤單。寂寞。
糾纏不清的感情,但是現在我已經想通了
不管我再怎麼哭泣再怎麼喊叫,我是「孤獨一人」的這個事實是不會改變的
雖然偶爾還是會哭得很狼狽,但是
我已經不會,再去期盼些什麼了

不能再去期盼些什麼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文字色
名前
テーマ
メール
ホームページ
コメント
閲覧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繊細な子はねえ…
s 2012/02/25(Sat)  15:28 編集
停電少女と羽蟲のオーケストラ[櫻井孝宏、竹内順子、平田広明、寺島拓篤、下野紘] HOME たまには夢を見る。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自我介紹


某瞬(♀)

联系方式
QQ:394850351 (验证有)
Skype:devilshun (放置中)
Twitter:devil_shun (低浮上)
weibo:某瞬 (偶尔诈尸)
pigg:devilkoyapi (半废弃)
pixiv: (摆设)

大龄NEET
NICO厨 VOCALOID+游戏实况
个性懒惰 被传染强迫症
兴趣 写文+PS+MMD
恋癖 打耳洞

详细请看置顶日志
最新評論
[05/27 Asako Sato]
[09/18 雪鹰领主]
[05/24 R]
[06/07 进击的三酱]
[06/01 进击的三酱]
留言板
Smiley*2
足跡


free counters
博客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