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縛られ、惑わされ、砕ける終焉に消え去ってゆく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牙痛引起的頭痛的原因,總是會做夢。。
雖然大部份都是醒來的瞬間就忘記,只有一些片段殘存在腦中

從小開始做的夢記得無比清晰的有那麼幾個,而且不是一天,是分很多次做出的夢
第一個是我和一個男人在洗澡,沒有色情的意味只是兩個人在洗澡,看不清他的臉。。過了一會兒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站在馬路上,然後開始奔跑,不知道在追逐些什麽,只是不停地跑下去。。
第二個是在一個廢棄的建築旁邊的森林,我也許是局外人的視角,有一群野人(?總之不是現代的人)在森林里生活著,每天并沒有什麽事可做,只是在樹上跳來跳去。。這個夢大概重複過十幾次,都是類似的內容一點點的延續。。像在看一部電影,可是沒有結局。。
第三個是小時候做的一個很恐怖的夢,大概是小學的時候,和一群朋友在家門口玩,開始挖土,挖出來的一個人的頭顱。。直到現在還記得,因為當時真的被嚇到了。。
最常做的夢就是奔跑,這和一般人是一樣的吧,不停地跑,可是卻發現自己的腿沒有自己想像中跑得那麼快,也不是有什麽人在追趕自己,但依舊想跑得更快。。


接下來是和標題無關的內容
今年我22歲,記得11歲的時候我常這樣想:22歲的時候就死掉吧,一半幸福的人生和一半不幸的人生,這樣就足夠了。所以22歲的時候就死掉好了。
但是我真的不敢自己主動地去迎接死亡,因為我害怕,害怕疼痛,害怕未知的死亡來帶的孤獨。。
可活著又能怎麼樣呢?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去獲得幸福了
我本來可以像所有正常的孩子一樣,經歷一個正常的童年,成長為一個正常的大人。。
可是當我滿心歡喜地來到人生的分叉點,卻發現根本沒有道路供我選擇,我可以前進的道路已經全部,被切斷了。。所以我只能停下來,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得變得幸福,而自己則變成了一個扭曲的人
我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往何處,不知道該露出何種表情,不知道該如何矯正自己的人生
我甚至不能去怨恨,當我明白他們也很痛苦的時候,我就無法再去怨恨他們奪取了我的幸福,那麼我該去責備誰?我自己麼?無法靠自己的力量去獲取幸福的自己?


私の夢は、いつか、幸せになること。
強くなって、この世界と向き合って、もう一度愛することができて。
そして幸せになる。
簡単で、叶えそうにない、夢。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文字色
名前
テーマ
メール
ホームページ
コメント
閲覧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懐かしき日々 HOME 恋が始まるケモノ耳[子安武人×羽多野渉、平川大輔、堀江一眞、千葉進歩]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自我介紹


某瞬(♀)

联系方式
QQ:394850351 (验证有)
Skype:devilshun (放置中)
Twitter:devil_shun (低浮上)
weibo:某瞬 (偶尔诈尸)
pigg:devilkoyapi (半废弃)
pixiv: (摆设)

大龄NEET
NICO厨 VOCALOID+游戏实况
个性懒惰 被传染强迫症
兴趣 写文+PS+MMD
恋癖 打耳洞

详细请看置顶日志
最新評論
[05/27 Asako Sato]
[09/18 雪鹰领主]
[05/24 R]
[06/07 进击的三酱]
[06/01 进击的三酱]
留言板
Smiley*2
足跡


free counters
博客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