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縛られ、惑わされ、砕ける終焉に消え去ってゆく
[我做梦了。在梦中见到了,你,和你。]

再不起来,你会死掉的。
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冰冷无情,就如同他头发的颜色。想要逃离,奔跑着,却无处不是沉寂的黑暗。没有起点,也没有尽头。
睁开眼睛,那个男人的脸就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美丽的,残酷的。
吉良……
什么啊,原来还活着,我以为你已经死掉了。
真是无情的混蛋啊,你这家伙。
也许……是这样吧。
你也稍微学着否定一下啊,不是谁都想听到真话。就是因为这样小刹他才……

[小…刹……?这是谁来着?为什么,觉得很熟悉?]

加藤!你在发什么呆啊!
小刹?
竟然在别人说话的时候睡着了,真是的。茶色头发的救世天使,用他那好看得眼睛望着自己,映出了自己的容貌。丑陋的,悲惨的。
抱歉抱歉。最近好像总是在做梦,所以有些恍惚吧。
梦?什么样的梦?
记不太清楚,可能,是我出去花心的梦?
加藤!!
开玩笑的。伸出手,将刹那抱入了怀中。顿时一阵僵硬,从手指,蔓延到全身。太过温暖,从而得知自己是如何的冰冷。
加藤?
小刹,我很快就会死掉的。
不要说不吉利的话。
你也是明白的吧,不要再骗自己了。我死掉的话,你会哭么?不是很想看到你哭泣的样子啊。
那,我不哭。
真的么?你这个爱哭鬼。抚上刹那的脸颊,一寸一寸得感受他的肌肤。然后,轻轻地吻住了他的嘴唇。
现在都是,一脸要哭的表情……

[又是梦。我已经快分不清,何为梦境,为何现实了。]



在一阵想要呕吐的恶心感中醒了过来。
抬起手抓起散乱在桌上的白色药片,塞到口中,然后用矿泉水一口气灌了下去。漏出的水打湿了衬衫,冰冷。趴在床上,紧抓住床单,止不住颤抖。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侧过脸,看不清,世界都是模糊的。但却清醒地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吉良朔夜,除了他还有谁会来怜悯自己。
吉……良……唔……
你就这么想死么,加藤。
不……不想死。伸出还在颤抖的手,紧紧地抓住吉良的衣角。但是,活着和死掉有什么区别。我已经……受不了了,吉良,救救我。
救你?吉良的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一点点地用力,感觉不到疼痛。那谁来救我呢?……谁能来杀了我?
吉…良……
眼泪,到底能够原谅什么人呢?
不知道,所以只能不停地重复着这毫无意义的行为,直到被告知它的含义的那一天到来。直到,真正死去的那一天到来。
身体和身体的交合,也只有这一刻,才能确切得体会到自己还是活着的。可以看到那张一直有着虚伪神情的面孔上的,些许的真实的情感。
庞大的,混沌的。绝望。
吉良……吉良……
加藤……

[吉良,我喜欢你啊。]

躺在病床上,感受自己的身体逐渐腐烂。痛,持续不断地侵蚀着意识。
加藤,你还好吧。
我没事的,你别担心了。抬起剩余完好的右手,轻轻地拍了拍刹那的头。
为什么……要做那样的傻事?为了保护我……
因为那样做比较好,比起你受伤,要好太多了。
但是,吉良学长他……
你还不明白么,吉良朔夜这个人已经不在了,那个人只是有着他的容貌的残象。看着那清澈的眼睛里,溢出了泪水。
[好痛,不要再让我继续痛下去了。]
你的那个吉良学长,已经……不存在于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了。
唔……呜……
你干嘛要哭啊。
因为你都不哭啊,混蛋加藤。混蛋……
将刹那的头埋入自己的胸口,任那滚烫的泪水刺痛着自己的心脏。为了纪念,也为了离别。那是无比残酷的。
你千万不要哭。就算我死了,你也千万不要哭。

[你终于肯来杀我了么,吉良?]

吉良,以后你一定要把我杀掉,因为我自己肯定是死不了的。
你……想被我杀掉么?
嗯,我想……被你杀掉。
我知道了。
抓住他的衣服,把头靠在他的背上。声音是在颤抖的么?不知道,不愿去知道。你到底,还能残酷到什么地步,吉良?
大概,可以到,实现你全部的愿望。
全部的愿望?真是好笑,你明知道我的愿望就只是……
如果,那是全部的话。
不是全部。
[我的声音,还可以传达给你么?]
它比全部,还要多啊。
[你听到了么?若你听到了,为何不回头呢?]
我会杀了你的,一定。
谢谢……

“谢谢?为何我要道谢呢?
“为了有那么一天你真的会把我杀掉?
“我知道你会的,因为你是你,而我是我。
“因为我们,从不曾在一起。
“即使如此我还是喜欢你。无可救药得爱上了你。
“说我是笨蛋吧。
“请一定要杀了我,因为我死之前,想要和你在一起。”

小刹,我是一个很狡猾的人,不值得你为我哭。
又在说些乱七八糟的了。
小刹啊……
我不想听。刹那使劲地摇头。我喜欢你,只是这样就够了,我也不会去奢求更多。
所以说,这样你会死得很早啊。
[不希望你死去,希望你可以活着。因为你是可以活下去的……]
如果你不想看到我哭的话,就不要死。
……
求求你,不要死,无论如何都要活着。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死去了,无论是谁。
颤抖的声音,一碰就会粉碎。
嗯,我会努力的。

[我又说谎了,异常恶劣的谎言。但他依旧选择了相信我么?]

为什么明知道那把剑杀不死我,你还要这做?
真是啰嗦啊,不是说过我什么都忘记了么。
你仍旧……不会说谎……
嗯……那能算是约定么?你实现了我的愿望啊,吉良。比全部还要庞大的愿望。
黑色的羽毛,侵占了整个视线,还有消失于黑色羽毛中的他的脸孔。太远了,看不清了,伸出手的那一方,谁都不在了。谁都……不在了……
[快点逃,小……刹……]
——救世天使,赶快进来。
——不行,挣脱不了。
——你还在干什么!快一点!
[小刹!]
使出最后的力气,撑住了那扇门。看着刹那,真的很美。
[让这么美的人哭泣,真是一种罪过啊。]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无法对白痴置之不理啊。
[结果直到最后,我还是对你说谎了。所以……]
将他推到门内,只是,只能,最后得。是否是笑得一脸哀伤呢?
所以,千万不要哭啊,小刹……
加藤——!
啊……
你这个骗子!你这个……骗子……!
是这样没错啊,小刹。

所以你不要再哭了,也不要再叫我的名字了。因为我始终不是一个值得你喜欢的人,始终都是一个骗子。

最后看到的风景,为何如此的美丽呢?吉良。

是因为,你和我在一起么?


我又做梦了。在梦里见到了,你,和你。
这是一个美丽的梦,因为你们都在笑,因为你们都很幸福。

因为我也,很幸福。

The End


后记:
总算是赶在圣诞节之前写完了,短篇,打算当做是圣诞给自己的礼物。不过越写越难过,觉得一边打字一边哭得很狼狈的自己简直就像个白痴。
很喜欢加藤这个角色,于是拿出来写,算伪第一人称吧。其实看前几遍的的时候最喜欢的是罗洁爱尔和肯达,但昨天不知为何看着加藤最终死掉的那一段就开始不停地哭,然后就开始策划同人。
写得很凌乱,没看过天禁的人一定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没关系,这样就很好。
圣诞前夕,祝自己幸福。

——Devil 2009.12.24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文字色
名前
テーマ
メール
ホームページ
コメント
閲覧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イロメ←主角到底是誰啊豈可修(喂。。 HOME 紫陽花物語[完結]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自我介紹


某瞬(♀)

联系方式
QQ:394850351 (验证有)
Skype:devilshun (放置中)
Twitter:devil_shun (低浮上)
weibo:某瞬 (偶尔诈尸)
pigg:devilkoyapi (半废弃)
pixiv: (摆设)

大龄NEET
NICO厨 VOCALOID+游戏实况
个性懒惰 被传染强迫症
兴趣 写文+PS+MMD
恋癖 打耳洞

详细请看置顶日志
最新評論
[05/27 Asako Sato]
[09/18 雪鹰领主]
[05/24 R]
[06/07 进击的三酱]
[06/01 进击的三酱]
留言板
Smiley*2
足跡


free counters
博客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