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縛られ、惑わされ、砕ける終焉に消え去ってゆく


注意!
這是根據悪ノP的VOCALOID樂曲「ヴェノマニア公の狂気」衍生的有些(其實是非常)OOC的同人,跟本家設定有出入
其中惡魔的設定是參照了SCL Project的「Paranoid Doll」中黑茄子的圖像
寫了一年多也只有這麼五千字不到我很!自!豪!(這個人已經不知廉恥是什麽了



-----------本文的分割線-----------



这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选择。选择去爱你还是不去爱你;选择去堕落还是去毁灭……
——ヴェノマニア公

黑暗中只能听到女人略微颤抖的喘息声,紫发男人下了床随手拿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穿过阴湿的走廊,走出地下室。赤裸的双足踩踏在石板上的冰冷之感,类似疼痛。
他推开城堡的门,天未明,只有一阵阵阴冷的风向他袭来,长发凌乱飘动。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他发现自己不敢入睡了。害怕做梦,因为他所遇见的全都是噩梦,被嘲笑被愚弄被蔑视,一无所有的过去的梦境。
以及毫无希望毫无憧憬毫无可求的,未来。
望向远处,可以望见的满眼的庞大的黑暗,惧怕着却又依存着,因为无法在光明之所生存下去。寄生在体内的恶魔逼迫着自己,远离那无比温暖的触感,回忆。
“你在,看些什么呢?”
身后传来陌生熟悉的声音,他转过身,绿发少女站在那里,衣着凌乱的身体仍散发着情欲的气味。他再次转身望向城堡之外。
“黑暗,我在看黑暗。”
“黑暗?”
“是的,黑暗。”
“但是黑暗要如何去看呢?真的看得见么?”
“看得到,通过这双眼睛,可以看到,存在于那里,悲惨的黑暗,残酷的黑暗,不属于任何人的只属于我的黑暗。”
男人伸出右手臂,尽可能的伸向前,用指尖去感受,直到疼痛,握紧松开,再握紧再松开。收回手臂,他将手掌摊开在少女面前,询问着。
“你看到了么?”
“看不到。”少女轻轻地摇头。“一定,只有你能够看到。”
“没错,你看不到,因为你的眼睛,还没有被玷污。”
他拉起少女的手,走向城堡的深处。

巨大的壁炉旁,略显陈旧的木箱。男人让少女站在一旁,自己走到箱子旁边,打开。
腐烂的气味,依旧只有自己能够感受到吧,因为这是属于自己的腐烂的气味。男人从箱子里拿出了类似相框的东西,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扔到了壁炉中,瞬间火势蔓延。明亮得疼痛。
“那是,什么?”少女有些迟疑地问到。
“这是,我的过去。罪恶?荣耀?”男人像在回想着什么,唇边浮起一阵笑意,毫无温度可言的笑意。“是什么都无所谓了,因为我要舍弃它。”
“舍弃?为什么?”
“因为我不需要它。不需要过去,也没有必要回首……但是,我也没有未来。我无法从这个城堡逃离,因为我已经被住在这个城堡中的恶魔附身了。”
“你是恶魔?”少女笑了,没有光泽的双眼望着男人的脸。“你怎么会是恶魔呢。你是如此的美丽,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如此美丽的恶魔的。”
“现在的你是无法看见的,无法看见我的丑陋。”
“就算你是恶魔,我也会在你的身边,不会离开你。”
男人抬起少女的脸,不带犹豫的吻下了去,嘴唇与嘴唇接触的声音,掩盖了他想要说的话。
——谎言……
知道是毫无意义的行为,却服从身体的本能不断地重复甘甜的过程。是渴望?是情欲?抑或是……
什么都不是,空虚的身体这样告诉自己。无论结合多少次都无法满足,干渴着,整个灵魂都在干渴着。望着在自己身下娇吟的少女,男人开始绝望。
只是绝望着,掠夺着,等待着被遗弃的瞬间。
“呐,你现在在,看些什么呢?”少女抬起手臂环绕住男人的脖颈。
“在看你。”
“真的么?”
“从很早以前,我就一直,对你……”声音在颤抖,男人闭上了眼睛。黑暗。
“请不要,如此悲伤。”
少女在男人的怀中睡去,静静的,如同人偶一般。美丽,无暇。一片空白。
男人开始哭泣。

紫发少年不知道自己存在于这里的意义。
就如同他不知道自己被嘲笑的理由一般。无数个人,无数张嘴,无数的轻蔑的话语。捂住耳朵也无法阻挡那尖锐的恶意,遍体鳞伤。
自己真的是如此被人唾弃的存在么?如果是,自己又是为何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的呢?
无法寻求到答案,少年开始妥协。
但是,如果说还有唯一无法舍弃的东西,那就是……
“等一下。”少年出声,叫住从自己身边路过却没有看自己一眼的少女。
少女停下脚步,没有回头,用有点恶作剧的声音问道:“有什么事么?”
“我,对你……”少年有些迟疑,却依旧抬起了头,望向少女。
少女也看着少年,她在笑,那不是甜美的笑容,扭曲着罪恶。而那双清澈的瞳孔中映出的自己的身影,丑陋不堪的,自己未亡的残骸。
在那一瞬间,无论是希望,抑或是绝望,都破碎得无可找寻。他听见自己的世界崩坏的声音,尖利刺耳,血流不止了。
抱住自己的头,等待终焉的到来。
——不要看我……不要……

男人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张与罪恶叠加在一起的面容。他伸出手,掐住那纤细白净的脖子,一翻身把少女压在自己身下。
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细微却不可隐瞒,他大口的喘着气。手指逐渐用力,陷入那美丽的轮廓,少女的表情变得恍惚。
——只要我愿意,我随时可以杀了你……
视线变得有些模糊,男人发现自己又在哭泣。软弱,无力,什么都无法做到,想要的东西明明就在眼前,却不敢直视不能聆听无法触碰。
所以,才会渴望禁断的力量。
“请不要……”从空气的缝隙中泄露出的微弱的声音,少女有些勉强地抬起自己的手,抚摸上男人满是泪水的脸颊。冰冷刺骨。
“请不要……哭泣……请不要哭泣……”
——只要我愿意,但是……
“我怎么能够……”
男人一点点地松开自己的双手,手指僵硬得可怕。后退,有些狼狈地从床上跌下,他靠到墙边。望向少女的面容,时而恐惧,时而悲伤,属于他自己的,真实的表情。
无比丑陋。
“我什么都不想要,什么都不曾渴望。我只是……希望你能在我身边,只是这样就足够了……这种……这种力量,把你变成这种样子的力量……我……”
哽咽得模糊不清的话语,很快的消失在空气中。
少女慢慢走向男人,抚摸男人的脸颊,头发,脖颈,然后抱住了那其实并不宽实的肩膀。好听的声音,却无比空虚的声音。“没问题的,我会一直在这里,一直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我不想听,这种虚伪的话语。但是……
“相信我……”

——但是,即使如此,那也是我所拥有的。全部。

壁炉中探出的火光照映在男人有些苍白的侧脸,无规则地跃动,越显冰冷。
[你又在想些无聊的事情了么?]
黑发红眼的恶魔不知何时出现在男人身后,伸出手,轻轻抬起男人的下颚,让自己的身影映入那满是暗黑之色的瞳仁。扭曲。
[为何总是一脸痛苦的表情呢?我明明已经实现了,你所许下的愿望……]
“那并不是,我的愿望……”
[是你的愿望,不是其他任何人的。那是属于你的愿望。]
“如果那是我的愿望,为什么她……她会……”
[这不是你最清楚的事么?]
恶魔轻轻一转,嘴唇凑近男人的耳边,用很小的声音,却一字一句清晰得可怕。
[快想起来吧,那天你真正向我许下的愿望,是什么。]
忽然间意识一片朦胧,回过神来,恶魔已经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男人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空气,壁炉中的火莫名地熄灭,在越发冰冷的黑暗中,男人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我真正的……愿望?

一个有些阴湿的傍晚,太阳在地平线挣扎着最后一丝光芒,无力又凄凉。男人站在花园中央,看着因无人打理而显得有些荒凉的玫瑰丛,望不清神情。
“明年大概,就什么都开不出来了……”
低声说着只有自己能听到的话语,男人仿佛听到恶魔嘲笑自己的声音,和自己有着相同面容的恶魔,寄宿在自己体内的恶魔。
把自己推向深渊的,到底是谁?
[呵呵……呵呵呵……]
“住口……不要……”
忽然,男人发现在尖锐的笑声中参杂着另外一种声音,他抬起头,花园小径的尽头,站着一个金色长发的少妇,蓝色的眼睛有着好看的光泽。
声音一点点地消失,男人平静下来。
“请问,你没事吗?”少妇向男人走去。“我从这里经过,突然听到很痛苦的声音。”
“真是失礼了,让您看到这种丑态。”男人单膝跪地,轻轻地抬起少妇的右手,在指尖落下一个吻。
“该道歉的人应该是我,擅自闯入您的花园。”一边说着,少妇有些慌张地把手抽回,没有留下痕迹。
男人站了起来,笑得一脸温柔——虽然这种情感不存在于体内的任何一个角落。“这种事情争论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至少让我请您喝杯茶以表歉意,虽然已是这种时间。”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男人作出“请”的动作,少妇迈出脚步,走向城堡之内。
那有这暗黑之名的,恶魔的城堡。

太阳残余的光芒照射不到城堡之内,刚点燃的蜡烛闪着微弱的火光,男人牵起少妇的手。
“请小心脚下。”
“谢谢。”这次少妇没有躲避,而是缓慢地放松了身体的力量,感受着男人手指的力度。“这么大的城堡,您一个人住在这里么?”
听到少妇的疑问,男人停下脚步,回过头,脸上的笑容在烛光下有些诡异。“不,我和我的……妻子们一起住在这里。”
“妻子……们?”
“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么?”说着,男人将少妇抱入了怀中,轻轻地环住她的腰。
“……您真的很美丽。”少妇沉默了一会儿这样说到,她的脸埋在男人的肩膀上,隐藏了神情,只有声音在轻微颤抖。“我真的没想到,像您这么美丽的人,竟然是……”
——恶魔。
这两个字符扭曲地进入男人的耳中,刺痛着耳膜。随之而来的胸口的剧烈的疼痛,男人口中发出断裂的呻吟,他开放了少妇,向后退了两步。
少妇手中拿着一把匕首,上面染满了血液——恶魔的血液。她用另一只手扯住自己的头发,金色的假发轻易地脱落。假发下隐藏的是,是和“她”眼睛一样的蓝色短发,“她”,不,蓝发青年一脸凌厉的表情看着男人,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你……你是……”男人捂住胸口,血依旧不断地往外渗,染红了衣服的血液透着紫色的光泽——匕首上涂了毒。
“恶魔,把我的恋人还给我。”
此时男人已经听不到青年的声音,他只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地流逝,随着那带有紫光的血液,滚烫而冰冷的血液。而他的腿也像是再也支撑不住一般,慢慢地弯曲,他整个人向前倾倒,摔倒在地上。
在那一瞬间,他看见黑发红眼的恶魔站在自己面前,笑得非常开心得询问着自己:
[愿望,实现了吧?]
——真正的……愿望?
[契约完成了,代价的话我已经收到了。那么,再见了,美丽又愚蠢的,我的宿主。]
恶魔的手指轻轻地滑过男人的脸颊,然后像是不曾存在过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种名为绝望的情感在男人的胸中膨胀起来,他知道这是什么,因为他曾经就活在满是绝望的世界中。写满了恶意与嘲讽,毫无光明的世界。
“明明决定……不再回去那里……”
在男人开始模糊的视线中,因为恶魔的力量而被禁锢的少女们一个接一个地,逃离这个已经失去魔力的城堡。其中,只有绿发少女的身影无比清晰。
少女经过男人趴倒在地上的身体,放慢了脚步,转过头,看了男人一眼。曾经空虚的眼神中此时包含了无数的情感,可是男人再也看不清了。
少女走出了城堡。
——我会一直地在你身边。
她曾经这样说过,他也明白,这是被强迫出的誓言。但是……
——就算是谎言,我也,想要去相信……
“不要……走……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爱……”
断续的言语,男人用尽最后的力气,朝着早已空无一人的前方伸出了手。那么遥远。他早已布满泪水的脸上裂出最后一个笑容,悲惨而无力的,人生的终结。
无比安静的城堡变得更加的寂静,好似在哀悼主人的逝去。蜡烛的火光挣扎了一番,却仍是灭掉了光明。
再没有人会去点燃它,也再没有人会哭泣。

时光流逝,一个世纪已过。
一对年轻的夫妇经过已成为废墟的城堡,丈夫对妻子说道,
“听说这里曾经住着一个恶魔。”
“恶魔?”
“其实那个人本来不是恶魔,但为了得到心爱的人,和恶魔定下了契约。但最终还是没有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真是可怜的恶魔。”
妻子微微地低下了头,看到了脚边有些失去本来形状的墓碑。
“这是……?”
她蹲下身子,轻轻地扫开了附在石碑上的灰尘,上面的文字已经有些模糊不清,只能勉强地看到几个文字。
有着寂寞,却无可抹灭的痕迹。

My Dear,Duke of Venomania……


The End(2011.10.18)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文字色
名前
テーマ
メール
ホームページ
コメント
閲覧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開始BACCANO動畫第三遍(不需要報告謝謝 HOME 寫給十年前的自己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自我介紹


某瞬(♀)

联系方式
QQ:394850351 (验证有)
Skype:devilshun (放置中)
Twitter:devil_shun (低浮上)
weibo:某瞬 (偶尔诈尸)
pigg:devilkoyapi (半废弃)
pixiv: (摆设)

大龄NEET
NICO厨 VOCALOID+游戏实况
个性懒惰 被传染强迫症
兴趣 写文+PS+MMD
恋癖 打耳洞

详细请看置顶日志
最新評論
[05/27 Asako Sato]
[09/18 雪鹰领主]
[05/24 R]
[06/07 进击的三酱]
[06/01 进击的三酱]
留言板
Smiley*2
足跡


free counters
博客內搜索